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及下属天津冶金集团轧三钢铁有限公司等19家企业的重整申请,对《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

  经济观察网 余娜受债务人“渤钢系”破产重整的影响,冀中能源2.92亿元净利润惨遭“蒸发”。 而这一数据相当于2017年冀中能源10.64亿元净利润的近三分之一。  2月19日晚间,冀中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冀中能源”,000937.SZ)发布公告,称1月31日,法院裁定批准了《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以下简称“重整计划”),依据重整计划,冀中能源2018年需补提的资产减值损失约4.6亿元,将导致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减少约2.92亿元。  渤海钢铁集团是“渤钢系”重整计划的主体,组建于2010年,由天津钢管集团、天津钢铁集团、天津天铁冶金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四家国有钢铁企业资源整合而成。2014年,渤海钢铁集团位居《财富》世界五百强第327位。然而在2015年国内钢铁行业陷入整体低迷时,渤海钢铁集团的债务危机也随之爆发。2016年3月,1920亿元的负债让这家天津市属国有企业一夜成名。2018年8月,顶着“世界五百强”称号的渤海钢铁集团正式宣布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成为继东北特钢、重庆钢铁后,又一家宣告破产重整的大型国有钢企,业界哗然。  根据冀中能源此前披露的公告,冀中能源债务人天津铁厂、崇利制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利制钢”)、天铁第一轧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铁第一轧钢”)三家均属“渤钢系”企业,已于2018年8月24日进入重整程序。冀中能源及下属公司对天津铁厂、崇利制钢、天铁第一轧钢的应收账款合计金额11.36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2.43亿元。  1月30日,渤海系企业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对重整所涉及债权的清偿方式进行了明确,渤钢系企业将采用“出售式重整”模式。重整后,冀中能源预计账面损失7.03亿元,可收回金额4.33亿元。  资料显示,冀中能源曾是原煤炭部直属的全国8家重点煤矿机械企业之一,在“2018中国煤炭企业50强”中,排名第4,仅次于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山东能源集团和陕西煤业化工集团。  经济观察网梳理冀中能源近5年财务数据发现,从2014年到2017年,除2015年略有下降外,冀中能源的营收呈稳步增长趋势,分别为182.57亿元、125.37亿元、136.36亿元、203.82亿元。与此同时,净利润逐年提升,依次为0.24亿元、3.52亿元、2.44亿元、10.64亿元。  另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大数据显示,2017年冀中能源以10.64亿元净利润成为全国11家煤炭企业净利润超10亿的企业之一。不过,受此次受债务人“渤钢系”破产重整拖累,冀中能源2018年业绩恐难以挤进“前十”行列。

多家上市公司存坏账风险

9月4日,冀中能源公告称,如果公司或下属公司对这两家公司的债权,因其破产重整而不能全部收回,公司利润将受到相应影响。目前,天津铁厂、崇利特钢破产重整方案尚未出台,因此此次破产重整事项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目前尚无法准确估计。

  新京报讯( 孙靖白 赵毅波)8月2日,新京报独家获悉,昔日世界五百强、钢铁寡头渤海钢铁集团出现人事变动,被查的总经理严泽生已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工商资料显示,渤海钢铁集团工商信息已于近日完成变更,严泽生等人已从主要人员中移除,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总经理现改为肖树强。  企查查显示,肖树强同时也是渤海钢铁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法人代表,有资料显示其曾担任渤钢副总经理、总会计师。    公开资料显示,渤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严泽生已于5月2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渤钢从去年至今,已经历了破产重整、股权变更、高管变化等一系列变动,能否重新走上正轨还需进一步观察。  公开信息显示,渤海钢铁集团组建于2010年,由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等整合而成。上述几家企业合并报表后,渤海钢铁集团在2014年一度位居《财富》世界五百强第327位,次年跃升至304位。  然而,合并后的这几家企业整合力度不及预期。在2015年国内钢铁行业陷入整体低迷时,渤海钢铁集团承压,2016年3月,渤海钢铁集团突然爆出负债1920亿元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其后,渤海钢铁集团又被拆分为多家公司。  渤钢系管理人此前表示,2015年底以来,受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渤钢集团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生产经营陷入困境。  2018年8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天津赛瑞机器设备有限公司提出对渤海钢铁集团破产重整的申请,渤海钢铁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这意味着渤海钢铁集团重组改制迈出了关键一步,股权债权处置走上了市场化法治化之路。  据人民日报报道,天津市国资委主任彭三曾表示,渤海钢铁集团实施破产重整,将通过引进有资本实力和专业水平的战略投资者,改善法人治理,优化资本结构,实现企业脱困发展。  2019年1月30日,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48家企业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了渤钢集团重整计划草案,“渤钢系”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同时引入德龙钢铁进行战略投资。1月31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渤钢集团司法重整正式进入执行阶段。    丁立国 图片来源:德龙钢铁官网  德龙钢铁为钢铁业知名大佬丁立国旗下公司。据介绍,德龙钢铁成立于2000年,年产铁、钢、材各350万吨,是一家集烧结、炼铁、炼钢、轧钢为一体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现有职工3500人,2005年在新加坡联交所上市,是中国企业500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安全生产标准化企业。  截至2016年底,德龙钢铁累计上缴税金近50亿元,是邢台市第二大纳税企业。  德龙旗下新加坡上市公司德龙控股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集团营收142.8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3%;净利润1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7.8%;集团总资产131.52亿元,净资产60.88亿元,总负债63.23亿元。  今年2月,网络流传的一份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全体理事向德龙钢铁董事长丁立国发出的贺函显示,德龙钢铁集团于2月16日开始陆续接收渤海钢铁系下属企业;德龙将重组渤钢系核心钢铁生产企业,形成“新天钢”。  全联冶金商会会长、北京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今年3月在全联冶金商会2019年年会发言中称,德龙钢铁集团收购天津渤海钢铁,产能接近2000万吨,资产总额超过3000亿元。  据报道,丁立国曾公开表示,通过对渤海钢铁企业重整,德龙将实现3000万吨钢铁产能,在行业内取得话语权,深耕京津冀,发展成为天津当地最大的工业企业和民营企业,实现对天津资源的整合利用。

  1月27日,新京报独家获悉,渤海钢铁集团股权已从天津市国资委划转至天津一家名叫渤海国投的国企名下。目前,该事项已完成工商变更。  按照计划,1月30日,渤钢系企业债权人会议就将召开,对《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渤钢系管理人此前表示,渤钢集团亟须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补充流动资金、引入创新高效运营机制、整合核心资产等方式实现重生。  渤钢集团股权已划转至渤海国投旗下  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企查查显示,渤海钢铁集团近日出现股权变动,天津市国资委从股东退出,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国投”)新增为股东。  新京报自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旗下的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获悉,渤海钢铁集团当前唯一股东为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  据工商资料2018年4月收录的渤海钢铁集团2017年年报,渤海钢铁集团的股东还是天津市国资委。  另据上市公司银龙股份2018年12月公告披露,2010 年,渤钢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 170.15 亿元,由天津市国资委持有100%股权。  作为渤海钢铁当前唯一股东,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为天津市本地国企。工商资料显示,其背后股东即为天津市国资委。  资料显示,天津渤海国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正式成立,是天津市国资委出资设立的国有资本投资和资产处置平台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人民币。渤海国投发展定位是:围绕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开展投资融资、重组整合国企与资源、推动国企股份制改革、培育上市公司,保障股东利益最大化,服务国企改革发展。  渤钢系重整草案即将表决  新京报注意到,渤钢系重整草案即将迎来表决。  据悉,渤钢系企业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定于2019年1月30日上午9时30分在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以网络会议方式召开,会议主要议题为表决《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以下简称“重整计划草案”)。  据银龙股份此前披露,渤钢系企业重整,首先通过第一轮遴选,选定优选战投或备选战投,签订《优选投资者意向投资者协议》或《备选投资者意向投资者协议》;之后通过第二轮遴选,确定最终的战略投资者并签订《战略投资协议》;最后将方案进一步细化, 形成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并表决。  银龙股份为此前有意接盘渤钢资产的投资方之一。  2018年9月,新京报独家报道,渤海钢铁集团管理人拟公开招募战略投资者,借助战略投资者在管理、资金等方面的优势,整合渤钢集团在地理位置、行业品牌、市场、人才队伍等方面的资源,释放渤钢集团的产业价值,依法保护债权人、职工等相关主体的合法权益,实现渤钢集团振兴。  2018年12月,上市公司银龙股份披露公告称,其与天津荣程祥泰投资控股集团(下称荣程集团)以联合体的形式,成为了渤钢系企业重整项目的备选投资者。  银龙股份与荣程集团均为天津本地的大型民营企业,其中荣程集团为多元化企业,业务涵盖钢铁冶金、科技金融、文化、健康四大板块,拥有8000名员工,连续14年列天津市百强私营企业首位。  “公司拟借助资本市场,通过渤钢系企业的重整,整合上游及同行业相关企业,带动产业进一步发展,实现行业内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全覆盖”,银龙股份表示。  不过,银龙股份与荣程集团联手后未能成功。  今年1月,银龙股份公告,近日收到了渤钢系企业管理人发来的未能成为渤钢集团重整战略投资者的通知,“联合体制作了《渤钢集团重整方案》,但未被渤钢系企业重整管理人与金融债权人委员会谈判小组评定为最优,未能成为渤钢集团重整战略投资者。”  渤钢系重整后有望浴火重生  公开信息显示,渤海钢铁集团组建于2010年,由天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等整合而成。上述几家企业合并报表后,渤海钢铁集团在2014年一度位居《财富》世界五百强第327位,次年跃升至304位。  然而,合并后的这几家企业整合力度不及预期。在2015年国内钢铁行业陷入整体低迷时,渤海钢铁集团承压,2016年3月,渤海钢铁集团突然爆出负债1920亿元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其后,渤海钢铁集团又被拆分为多家公司。  渤钢系管理人此前表示,2015年底以来,受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渤钢集团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生产经营陷入困境。  2016年6月,天津纪检监察网公布了天津市委巡视组对渤海钢铁的巡视反馈情况。巡视组在巡视情况中指出了此次专项巡视中发现的五个主要问题,包括“党的领导弱化”、“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四风’问题屡禁不止”等,另外两个主要问题直指渤海钢铁国有资产流失,“‘以钢吃钢’,一些领导人员利用职权和掌握的资源设租寻租,围猎国有资产。内部监管漏洞多,‘三重一大’制度流于形式,对资金、资产、资源、资本和工程项目的管理缺失缺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2018年8月,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天津赛瑞机器设备有限公司提出对渤海钢铁集团破产重整的申请,渤海钢铁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这意味着其重组改制迈出了关键一步,股权债权处置走上了市场化法治化之路。  据人民日报报道,天津市国资委主任彭三当时表示,渤海钢铁集团实施破产重整,将通过引进有资本实力和专业水平的战略投资者,改善法人治理,优化资本结构,实现企业脱困发展。  银保监会法规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为保障破产重整程序稳妥推进,银保监会会同天津市政府推动组建了渤钢集团总行级债权人委员会。破产重整中的重大事项,总行级债委会、天津市政府有关部门和企业充分沟通,达成共识后才可实施。银保监会推行的债委会制度将在化解渤钢集团债务风险、依法维护债权金融机构合法权益、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津滨发展目前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经营及贸易。一位津滨发展人士向记者证实,之前公司钢铁方面的贸易业务,主要与轧三钢铁合作。

津滨发展9月5日晚间公告,截至目前,公司对天津冶金集团轧三钢铁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为6198.33万元,逾期应收账款为6198.33万元。受债务人重整事项影响,轧三钢铁可能不能如期全额偿还应收账款,公司预计存在可能无法按期全额收回的风险。

记者注意到,隶属于天津冶金集团的轧三钢铁,就是渤海钢铁集团破产重整所涉及的48家企业之一。

图片 1

8月27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相关公告,该院根据债权人的申请于2018年8月24日裁定受理包括轧三钢铁在内的19家企业重整,并指定渤钢系企业清算组担任上述重整企业管理人。

目前涉及渤海钢铁重整的债务人数量还尚未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不过公开信息显示,已有多家债权上市公司收到法院的通知书。

记者注意到,2018年上半年,津滨发展实现营业收入6782.03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30.84万元。而2017年津滨发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9亿元。

据了解,此次重整包括天津钢铁、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天津钢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等四家国企,共涉及其旗下四十多家下属企业,这些企业属地多为天津市或河北省。

此前在9月5日,津滨发展就发过风险提示公告,截至目前,公司对天津冶金集团轧三钢铁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为6198.33万元,逾期应收账款为6198.33万元。受债务人重整事项影响,轧三钢铁可能不能如期全额偿还应收账款,公司预计存在可能无法按期全额收回的风险。

除津滨发展外,天津银行、冀中能源此前也相继发布公告称存在坏账的风险。

在一位钢铁业内人士看来,靠天津市政府扛起渤钢系近2000亿元的债务难度太大,目前只能寄希望于公开招募到符合条件的战略投资者接手处理债务。

9月5日,津滨发展收到《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通知书》,要求公司需于10月26日之前申报债权。

本文由新葡萄京棋牌唯一下载-澳门手机版app下载发布于公告,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下属天津冶金集团轧三钢铁有限公司等19家企业的重整申请,对《渤钢系企业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