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滚滚长江将宝钢、马钢、武钢三家国有大中型钢铁企业连在一起,马钢将融入了大数据技术的体检制度

作为我国钢铁行业骨干企业之一的马钢集团,巧用善用大数据为企业赋能,助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采访中了解到,从炼铁高炉管理、线材质量管控、采购成本控制、销售渠道开拓等环节,再到看不见、摸不着的炼铁高炉管理,马钢集团将以往靠经验积累的“跟着感觉走”,转变成为依靠数据分析预警提前研判,把事故隐患消除在萌芽期,企业成本降低、产品质量提升成效明显。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的大课题。马钢模式,不论是对国企改革,还是对整个的制造业升级,都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样板价值。  从“救火队”到“保姆”  大数据攻克高炉“癌症”  “与其被动充当高炉救火队长,我更愿意当好高炉全天候的保姆。”马钢三铁总厂厂长丁晖说,高炉运行失常,被炼铁行业称为“管理之癌”。  经济损失倒逼出我国钢铁行业第一个高炉大数据体检运行模式。据马钢集团高管介绍,2007年至2014年,马钢9座高炉平均每年失常4.5次,铁产量损失210万吨。每次高炉运行失常,动辄造成数以千万元的损失。而且,铁水质量直接影响后续多个工艺环节的品质保障,衍生损失更是难以计数。  马钢股份公司总经理钱海帆说,从2014年5月开始,马钢首次提出高炉大数据日体检理念,将历史数据带入现行体检评分表中测试,经过一年多摸索,马钢确定了48个指标,分不同的权重,反复校验和调整操作参数,初步摸到了炉内状况与数据变化的对应关系,建立了我国钢铁行业第一个高炉日体检运行模式。迄今为止,这一模式已保证马钢全部九座高炉稳定顺行43个月,创造了钢铁行业的新标杆。  B号高炉炉长聂毅说,作为炉长,每当高炉运行失常,忙得焦头烂额,被称为“救火队”。现在,一天24小时对高炉数据监测,时刻关注高炉的数据变化,当某指标偏离了正常范围,就像高炉感冒或者肠胃不适,必须要赶紧找出病因,力争将高炉失常事故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犹如保姆照顾孩子般细致,现在工人们打趣地称之为“保姆式”服务。  以制度建设、技术进步、管理创新为切入点,马钢优化生产组织、细化过程控制,保持了高炉连续稳定运行的势头,通过降本增效和技术攻关,助推各项生产指标进入全国同类型高炉第一梯队,其中关键指标已名列前茅,为马钢公司提质增效和创新发展奠定了基础。截止到5月21日,马钢公司的A、B两座高炉,分别连续稳定运行1523天和1513天。  大数据助力制造业转型的  “马钢样本”  炼铁高炉的管理模式之变,是马钢公司通过大数据技术实现转型升级的探索之一。据马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蒋育翔介绍,现在,马钢将融入了大数据技术的体检制度,向上延伸至焦化、球团和烧结工序等环节,使日常管理从过去的依赖经验,转为依照数据,各项生产保障由事后调节应对,转变为事先预警控制。  对线材分厂厂长彭进明而言,他最关注的质量指标是表面划伤。每晚睡前,他都查看生产报表,一次次整理数据,对线材表面划伤分类分级,再从生产线的设备磨损到吊装作业使用的材料,每一道工序都一一用大数据分析,寻找原因,找出对策。  “现在我们生产的钢种百余个,规格从改造前的6.5毫米至20毫米拓展到5.5毫米至25毫米。产品规格有了几毫米的新变化,工作量增加了,我们还‘啃’下了线材表面光滑度这个行业中的‘硬骨头’。”彭进明说。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借助互联网线上平台,马钢实现了供应链、物流、终端服务的流程再造。比如在销售环节,通过利用大数据技术,打通了市场与生产现场这“两大战场”的双向互通和快速响应,让研发、生产、采购、销售等内外部系统的数据链高速流动,使企业能够精准感知市场脉搏,及时决策。过去,进口矿库存需维持在280万吨才能保障生产,现在有了大数据支持,降至110万吨,混匀矿一级品率仍达到100%,达到行业的先进水平。仅此一项,可年减少公司资金占用2.4亿元。  在制造体系高效运行的支撑下,市场销售单元进一步扩大高附加值产品比例,实现双高产品增量、推动产品升级。通过创新营销机制、完善定价策略、拓展销售渠道,开发终端用户、提升直供比,持续提高两头市场趋势研判的准确率,市场部门建立了一个综合国内外市场及行业数据的信息系统,将市场价格预测偏差控制在5%以内,2017年实现两头市场对冲创效37.3亿元,推动马钢由生产型向经营型逐步转变。  新时代需要新工匠  知识产权需加强保护  多个工艺环节的管理模式之变,要求工人的科学素养也必须随之而变。以炼铁高炉为例,以前高炉管理,沿袭的是传统的师傅带徒弟的经验教传方式,转而要求员工懂得用数据说话,以精确的数据思维代替过去经验化的推断。  “2014年之前,几乎每隔一两年炉况失常就会发生。”聂毅说,使用新的管理模式后,高炉稳定运行1500多天。在B高炉核心团队中,12人清一色的是本科以上的学历,基本都是钢铁冶炼专业,其中不少人还有硕士学历,扎实的专业知识素养,加上多年的实践积累,为研发、优化大数据应用提供了支撑。  这些专业知识扎实和实践经验丰富的人才队伍,是马钢集团转型升级的宝贵资源。同时,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人才争夺战几乎白热化。马钢股份公司总经理钱海帆建议,随着新产品开发力度的加强,技术人才极其短缺,马钢自己培养了一批,市场引进了一批,但面临着人才流失的形势依然严峻,有的企业直接找到马钢的核心技术人才或者管理团队的高管,以2至3倍的待遇挖人。当前国企用工使用的都是标准合同,对企业知识产权的界定以及保护,都已经很难适应新形势的需要,建议有关部门对此调研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切实保护好企业、个人权益。

滚滚长江将宝钢、马钢、武钢三家国有大中型钢铁企业连在一起。背靠经济发达的长江中下游市场,面对声声紧逼的国家去产能令,半年来三家国有钢铁企业去产能进展如何?记者近日奔赴宝钢、马钢、武钢采访发现,三家企业通过产品升级、产业链延伸、转型发展,发力供给侧,促使供给体系更好适应需求结构变化,在加与减中寻找动能转换,实现产业升级。 压缩过剩产能 签订军令状,停产又复产,完不成即问责今年以来,去产能打头阵的钢铁行业一直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马钢集团地处长江南岸,其控股的马钢股份拥有我国钢铁第一股之称。在马钢一铁总厂,11号高炉静静矗立着,锈迹斑斑。 去年四季度以来,马钢集团已安全平稳关停马钢公司全部钢铁冶炼产线。股份公司本部除关停1座40吨转炉外,还关停了1座500立方米高炉。马钢重机公司关停1座15吨、1座20吨机械铸造电炉。马钢集团共计退出炼铁产能222万吨,炼钢产能281万吨。 即便是今年三四月份吨钢利润超过千元,我们也不为所动。马钢集团董事长高海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宝钢集团投产17年的不锈钢2500立方米高炉已正式关停,宝钢不锈钢全年将减少产铁250万吨。7月12日,宝钢股份公告称,宝钢集团计划在2016-2018年期间压减钢铁过剩产能920万吨,此外还有追加压减钢铁产能的计划。 事实上,伴随着近年来钢铁形势下滑,一些钢铁企业早就主动淘汰落后产能。武钢在过去十年间已经淘汰400万-500万吨能耗高、成本高、盈利差的产能。在6月16日举行的武钢股份2015年股东大会上,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表示,今年武钢集团计划退出炼铁产能319万吨,炼钢产能442万吨。 除了单个企业内部化解过剩产能,钢企之间的兼并重组也被视为去产能的关键一招。在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看来,只有产业集中度提高了,钢铁行业的资源配置效率才会大幅提升,宝钢、武钢联合,两边都能生产的东西,可以再淘汰一些。 增加有效供给 一边是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一边是高端产品依赖进口。身处产业寒冬,三大钢企纷纷调整产品结构,强化有效供给,提升市场竞争力。 宝钢冷轧厂质检站的幺云蔚,参与了宝钢上世纪90年代建成的首条热镀锌生产线的系列改造。如今同样的一条产线,产量不变,但其产品已从建筑类的彩涂基板,升级到汽车板,再升级到超高强钢汽车用材。 宝钢产品结构调整不是为调而调,而是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节奏,踩点升级。我一直相信,不是一想到要搞新的,就把过去的成果像垃圾一样扔掉。幺云蔚说。 汽车用的高强钢、核电用钢、军工用钢,都是宝钢的发展方向。陈德荣认为,没有强大的钢铁工业基础,先进制造业只能建在沙滩上。钢铁行业要提高技术水平,为制造业提供关键材料支撑。 高海建说,在调整产品结构方面,马钢集团将加大轮轴、型材、汽车板等产品的技改投入,孕育形成新的增长动力。未来3-5年,马钢集团还计划投资77亿元,实施特殊钢线棒深加工、高翼缘重型H型钢、动车车轴等10个重点产线升级项目,全面提升马钢轮轴、板带、长材三大系列产品市场竞争力。 马钢车轮已在350公里、250公里高铁上试运行,目前接近40万公里,预计年底完成考核测试。马钢股份总经理助理、轨道装备公司董事长杜松林对逐渐取代进口充满信心。 武钢集团立足自身特点,在汽车板、输电电工钢等方面做强武钢的强项。近半年来,武钢电工钢和汽车面板产量达到600万吨,在总产量中所占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 加速产业转型 以往,我国钢铁企业缺乏主动向下游用钢领域延伸的意识,在国外走按件卖的精细化路线时,我们因不了解下游需求,仍然按卷卖按卡车卖,导致产品附加值低。如今,三家钢铁企业都很看重钢铁服务业的发展空间。并且结合自身实际,加快转型步伐。 今年以来,马钢集团成立了15个早期供应商介入小组,驻扎在汽车厂、家电厂、铁路厂等下游用钢企业。在用钢企业做设计时便介入,提前精准掌握客户需求。 永远知道它们需要什么样的钢材,并且跟踪马钢每一件产品延伸到每个行业的状态,实现更有竞争力的服务。高海建说。 在陈德荣眼里,一个热卷几十吨,加工成单个汽车用板才几百公斤,从产品到客户,中间的服务价值很大。未来宝钢不仅要提供产品,还要提供全套的技术解决方案。 宝钢正在转型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未来不仅生产钢铁,还要发展钢铁服务业和城市新产业。除了钢铁服务业发展中心,宝钢新近还成立了不动产和城市新经济发展中心。 针对产能淘汰后腾出的工业用地,宝钢不是简单地卖掉,而是用来发展都市服务业。比如特钢板块转型后,腾出的地块建设了吴淞口创业园区,发展新材料、新能源和3D打印产业;在上钢一厂转型后,计划建设工业博物馆;利用废弃的高炉,建设创意空间、办公空间。 在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马钢还将转型升级的触角伸向国际市场。自2014年5月马钢集团收购法国瓦顿公司以来,积极推进轮轴产业产品研发、制造、营销一体化进程。在完成马钢瓦顿公司锻造机等装备升级改造的同时,利用马钢在原材料生产上的优势,生产高速车轮争取进入法铁的认证。 并购拥有先进技术基础和丰富市场资源的海外公司,能够帮助钢铁企业快速提升产品竞争力、打开国际市场,实现产品产业化、国际化,加快转型升级步伐。高海建说。

去年全面扭亏为盈,今年开局近年最佳。今年以来,马钢“聚焦两大战场,锐意变革突破”,全力以赴做强品牌,在卓越绩效管理模式的统领下,在优化整合、精益运营、文化引领等方面不断发力。1-2月,马钢股份公司铁钢材产量齐创历史新高,制造单元多条产线连破历史纪录,吨钢综合能耗刷新历史最好水平。  优化整合添动力  1月下旬,重装再造的二铁总厂3号高炉仅用6天就迅速达产,冷轧总厂10条产线接连打破历史纪录……而一切都源于马钢人的及时“转向”。  面对钢铁行业“寒风”,马钢动作频频:制造部和冷轧总厂同时挂牌,“总厂制”开始淡出;能源管控中心正式成立,宣告能源系统开始建立高效经济运行新模式;采购和仓储配送体系相继整合,物流公司正式组建,开启物流板块产业化发展元年。去年,车轮公司、轨道交通装备公司和瓦顿公司整合组建轮轴事业部,二钢轧总厂和三钢轧总厂合并成立长材事业部,马钢与法国阿斯科携手成立埃斯科特钢,掀开了马钢轨道交通装备和精品长材发展的崭新一页。产线专业化分工的持续优化升级,加上马钢去年已经退出炼铁产能222万吨、炼钢产能281万吨,推进马钢完成了制造体系“大换血”,最终实现了钢铁主业从全面亏损到扭亏为盈的“大逆转”。  精益运营增活力  今年前两个月,马钢铁、钢、成品材高效高产,竞争实力提升,板带比接近80%、吨钢综合能耗创历史最好水平。这得益于马钢不懈坚持精益运营理念。  2014年初,马钢高炉接连失常,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痛定思痛,马钢推出高炉体检制度、高炉顺行指数评价等一系列创新举措,开行业先河,由此使高炉日常管理操作实现质的飞跃,铁前系统连续30多个月安如磐石,大高炉稳定顺行1000天。为降本增效、扭转生产经营被动局面,马钢在集团、职能部门和业务单元各层面形成系统策划、协同降本的工作格局,通过将管理过程和产线与国内行业先进对标,实现盈利能力、生产技术、质量控制、节能降耗等全方位管理提升。随着4号高炉正式投产、3号高炉大修工程竣工,马钢铁钢材月产量迈上130万吨新平台,去年产品结构调整同比增效6.9亿元、汽车板产量连创新高突破200万吨,70条重点产线设备故障次数和时间同比降低11.9%和25.7%,吨钢综合能耗不断刷新历史最好水平。  创新营销显实力  依托制造体系精益高效运行,市场销售单元通过创新营销机制、完善定价策略、拓展销售渠道,大力开发终端用户、提升直供比。同时,市场部门建立了一个综合国内外市场及行业数据的信息系统,将市场价格预测差控制在5%以内,去年实现两头市场对冲同比创效26.9亿元,推动马钢由生产型向经营型逐步转变。  今年,在定位“建设国内一流的钢铁材料服务商”后,马钢的研发、生产、技术、销售人员建立了“五位一体”的客服体系,充分发挥团队合力优势,从制度和流程上为客户提供更加优质、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技术人员深度融入市场、用户,开发更多贴近用户需求的新产品。采购单元进一步推进内部供应链系统联动一体化,联合供方共同打造安全、稳定、高效、可持续、有竞争力的供应链。物流板块加强与制造体系的紧密衔接,通过不断强化物流计划管理,保障公司采购、生产、销售物流的正常运行。无论是产品设计、生产制造还是采购销售,“客户为关注焦点”的理念始终贯穿其中,通过梳理管理过程和业务流程,推进体系管理,马钢质量损失率实现了每年5%以上的下降,管理正从粗放式向精细化逐步转变。去年,马钢股份公司实现净利润在24家钢铁上市企业中排名第5,马钢还荣获第16届“全国质量奖”。

以智能化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特朗普政府欲重整美国制造业,德国提出了“工业4.0”,我国也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规划,力求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占得先机。2017年5月-12月,21世纪经济报道将推出《中国制造业:景气2017》系列报道,派出骨干记者到企业一线,从各行业的产业环境、竞争格局、转型升级、未来战略、科技融合等多角度多层次地进行高端专访和一线走访报道,助力“中国制造”转型高端“中国智造”。  《中国制造业:景气2017》系列报道之高端访谈  丁毅表达了对钢铁行业的一些担忧。“价格的涨跌幅度太大,对我们的生产和销售会有一些不利影响,”他说,“同时,目前整个行业的库存情况还是比较大的,不过从全年来看,我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  2017年,中国的钢铁企业在经历两年的困难期后全面复苏,今年一季度各大钢铁企业表现均十分亮眼。  其中,马钢股份显得更为突出,利润排名从2015年中国上市钢企的第21位,攀升到2016年的第4位,再到今年一季度以同比大幅扭亏为盈9.01亿元的成绩,位列中国上市钢企利润榜前三。  对于这样的成绩,马钢股份董事长丁毅看得相当淡然。在他看来,2017年一季度算是自2009年以来的最好的开局,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以来上升的势头。“总体来讲,公司的运营是健康的,我们的数据也支撑我的看法,整体表现非常稳健。”他说。  同时,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之一,钢铁的景气程度受到宏观经济发展程度的直接影响,2017年一季度6.9%的GDP增速,普遍好于此前各界的预期,这一“开门红”的成绩也给了钢铁行业强劲的动力。  不过,他也表达了对钢铁行业的一些担忧。“价格的涨跌幅度太大,对我们的生产和销售会有一些不利影响,”他说,“同时,目前整个行业的库存情况还是比较大的,不过从全年来看,我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  多因素影响钢市走向  “从全年情况来看,回到2015年那样的情况可能性不大,”丁毅告诉记者,“今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大家都希望有一个稳定的经济形势,其实一季度也说明了这样的情况。”  而今年年初,五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落实有保有压政策促进钢材市场平衡运行的通知》,明确要求严厉打击违法生产和销售“地条钢”行为,2017年6月底前依法全面取缔生产建筑用钢的工频炉、中频炉产能。  对于钢铁市场而言,这样的“铁腕”政策影响颇深。  “这样的清理力度对我们企业而言是非常大的利好消息,”丁毅告诉记者,“因为过去‘地条钢’基本都是用废钢炼制,在打击‘地条钢’后废钢的价格就出现下降,有助于弥补我们铁水的不足;其次废钢能耗比较低,节约了很多成本。”  同时,长期以来钢铁工业由于高能耗和高污染备受社会关注,今年4月份以来由国家环保部牵头组织的各类巡查也在密集进行。  而对于马钢来说,高强度的巡查并不会影响钢铁的生产。“我们从几年前开始做环保的工作,吨钢的环保投入达到150元,取得了一定成绩,”丁毅说, “我们所有炉子环保要求都是达标的,巡查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产。”  记者在跟随参观位于马鞍山的工厂时,也用空气测量设备对钢厂的PM2.5指数等进行了测量,生产核心区域的相关数据仅为37,明显低于在马鞍山市内测量的数据。  据马钢股份负责生产的人员介绍,在钢价上扬的时期,全国粗钢的产量也在不断放量,一季度最高产量为日产钢230万吨,而到了4月份上旬这一数据上升至232万吨。  而随着产量上升,库存也“水涨船高”。丁毅坦乘目前马钢的库存水平比较高。“以汽车板为例,因为需求端不是很均衡,我们需要备一定量的货进行应对,”他说,“为了应对后续需求的上升,现在进行库存准备是正常的。”  不过,作为国内最重要的汽车板供应商之一,马钢不仅面临着来自于其他钢厂的竞争,也面临着今年一季度汽车板需求下降的趋势,相关板材的销售量也出现了下降。  “2017年元月,我们汽车板的订单量是28万吨,之后逐步下降,到5月份就下降至12万吨。”丁毅说。  不过他也告诉记者,保持轻资产低库存运行,同时进行柔性生产是马钢对于自身的要求,“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进行备货是正常的,我们目前整体库存在60万吨左右,资金占用也比去年四季度多了10个亿。”他说。  瞄准高端做强品牌  除了对库存和市场的管理和研判以外,2017年一季度的扭亏为盈也在公告中被马钢股份管理层归结为“产品结构的调整”。  不过,丁毅告诉记者,产品结构的调整实际上是近年来马钢一直在强调的重点工作。“在我们的生产中,板材占有70%,接近1000万吨,其中汽车板材突破了200万吨。”  “钢铁制造业的最高境界就是搞汽车,我们在汽车板上的竞争优势也来自于我们的品牌,”他说,“对标宝钢,我们今年在板材方面与宝钢的差价要缩小150到200元,提升我们的品牌价值。”  他也向记者表示,除了汽车板外,马钢传统强项的家电板也达到了318万吨,而从2011年投产以来一直在亏损的特钢,在去年也出现了扭亏为盈,贡献了5000万元的利润。  “以P91为例,在马钢进入这块市场以前,国内市场一直主要依靠进口,价格大概在20万元一吨,”他说,“但自从我们拿下之后,现在价格已大幅下降。”  他也向记者表示,现在企业的竞争很大程度上也是品牌的竞争,“以长材为例,我们要比竞争对手贵150-200元/吨;弹性车轮、低噪音车轮要比竞争对手高六七百块钱,这些都是品牌带来的增值。”  同时,作为国内首批获得CRCC资质动车组车轮批量供货的企业之一,目前高速车轮方面的生产进行顺利,“实际上是我们从验证试验阶段实质性地走到了商业化批量供应阶段。”丁毅告诉记者。  而在2017年,作为省属国企的马钢同样要进行进一步的深化改革、做强品牌。丁毅向记者介绍,国有企业改革现在已不再停留在口号上,已经成为了国有企业重要的考核标准。  “现在的目标是,将马钢集团整体作为一个投资运营集团,马钢股份就要打造成一个独具特色的材料供应商,”他说 ,“同时,我们也在探索职业经理人的模式,探索新的完善的管理体系。”  延伸产业链化解低端产能  就在记者采访前不久,马钢股份发布公告称,向其全资子公司法国瓦顿增资4000万欧元。2014年,马钢作价1300万欧元收购法国瓦顿公司,该公司为世界知名的四大高速铁路车轮、车轴等部件的生产商之一。  彼时这笔收购引起了巨大关注,其对于中国高速铁路部件国产化的意义被许多媒体讨论。但在全球钢铁生产在2015年步入下行通道后,这笔交易也被人诟病成马钢的“包袱”。  “我们收购它之后,运营情况一直不太好,和整个市场的相对低迷与法国本地的企业文化都有关系,”丁毅向记者表示,“今后我们要进一步强化本部和瓦顿的协同效应,尽早使瓦顿公司的产品进入中国高铁市场。”  他也向记者预计,通过一系列的运营管理,今年瓦顿公司的运营会有一定改善,“从时间点上看,我们希望2019年瓦顿公司实现盈利。”  过去,车轮被认为是马钢的一个重要产品,但丁毅告诉记者,目前马钢计划将这一产品培育成完整的产业链。“我们不仅造车轮,包括车轴、造车材等方面,我们也可以进行生产。”  今年3月,安徽省国资委提出,化解过剩产能仍是2017年“三煤一钢”企业的重要任务。省属三家煤炭企业要退出产能1665万吨,马钢集团要退出炼铁产能62万吨、炼钢产能64万吨。  “去年马钢主动退出炼铁产能62万吨、炼钢产能77万吨,圆满完成了去产能目标任务,”丁毅说,“今年一季度我们又退出了62万吨铁,计划三季度再退出64万吨钢。”  而到明年,按计划还将退出100万吨铁、128万吨钢,他预计这一关停计划或许也要提前。“效益差的、能耗高的、边际效益低的其实就应该关停,化解过剩产能实际上是对整个生产系统的再优化,关键是要把现有炉机的效率提升上去。”

本文由新葡萄京棋牌唯一下载-澳门手机版app下载发布于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滚滚长江将宝钢、马钢、武钢三家国有大中型钢铁企业连在一起,马钢将融入了大数据技术的体检制度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