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推进四大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熄焦水超标百倍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原标题

5月24号上午,徐州市政府召开全市重点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动员大会,对全市钢铁、焦化、水泥、电力等重点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作全面部署,动员全市上下坚定决心、全力以赴、攻坚克难,以重点行业、重点任务的突破,促进我市空气质量加快实现根本性好转,推动老工业基地全面转型振兴迈出更坚实的步伐。  徐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庄兆林讲话,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安顺主持会议,市委常委、纪委书记、市监察委员会主任董向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韩冬梅,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束志明,副市长赵立群,政协副主席陈萍等出席会议。  庄兆林在讲话中说,推进四大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是实施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打赢蓝天保卫战、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的迫切需要,是转变发展方式、调整产业结构、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也是优化产业布局、实现徐州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建设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的必然要求。要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切实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从污染排放看,四大行业主要存在煤炭消耗多,废气排量大,产污环节多,间接污染严重,治理水平低,治污投入不到位等问题。从产业质态看,四大行业企业数量多,但规模普遍较小,工艺设备落后,产品处于低端。从空间布局看,数量众多的重污染企业位于我市主导风向的上风口,极易造成城区空气污染。面对严峻的形势,除了迎难而上背水一战,别无选择。必须以动真碰硬的举措,以钉钉子精神一抓到底,进一步坚定信心,稳妥操作,确保收到实实在在的效果。  庄兆林指出,要明确目标,分类施策,狠抓重点工作任务落实。推进四大重点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的主要目标,就是要以降低污染排放、降低能源消耗、提升产业层次、提升产业竞争力为方向,力争用两到三年时间,通过关停并转,推动四大行业基本形成产业规模适度、能耗水平较低、产品特色突出、空间布局合理、环保措施完善的发展格局,为今后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换取更大的空间。抓好这项工作,要聚焦几个关键点。一是严格停产整治,确保污染排放大幅下降。二是引导搬迁转移,实现产业布局明显优化。三是推进兼并重组,促进行业企业整合提升。四是实施技术改造,推动装备水平明显提高。  庄兆林强调,要强化保障,稳妥推进,确保工作取得明显效果。一要强化组织推进。各地党委政府是重点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工作的第一责任主体,四大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任务将列为县(市)区年度目标考核重点指标。二要加强宣传引导。要做好企业经营者的思想工作,做好国家和地方相关政策法规的解读,最大程度争取他们的理解与支持,引导企业主动实施污染治理、搬迁改造、兼并重组、技改升级。三要抓好风险防范。重点是金融风险和稳定风险,确保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四要加大政策支持。在强化“市场驱动”的原则下,市县两级要本着对企业发展高度负责的态度,加快研究出合配套扶持政策,加大对企业关停退出、搬迁转移的政策支持力度,全力保障企业和职工利益,确保工作平稳有序推进。  会上,赵立群宣读了全市重点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工作方案,相关县(市)区负责人向市政府递交了责任状,铜山区和贾汪区分别作表态发言。

山西:熄焦水超标百倍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原标题:熄焦水超标百倍 污染问题十分突出吕梁市金桃园焦化公司焦炉四处冒火、浓烟滚滚。 2018年11月,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山西省开展“回头看”,并统筹开展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察,发现山西省推进焦化产业升级改造不力,优化产业布局形同虚设,污染治理避难就易,污染问题依然十分突出。 焦化产能“越调越多”,污染治理避难就易 焦化是山西省重要产业,近年来山西省焦炭产量每年保持在8000余万吨,位居全国之首。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指出,山西省焦化产能调整重组多年来推进不力,调整重组效果十分有限,缺乏以环保治污倒逼产业转型升级的决心,对企业提标改造一再放松要求。为此,山西省整改方案明确,加大焦化行业的整合力度,提升改造传统产业;加强环境监管,2017年底前,确保全省焦化行业稳定达标排放。 此次“回头看”发现,山西省焦化产业调整优化力度不够,焦化产能“越调越多”,污染治理避难就易,焦炉无组织排放、熄焦水超标等问题十分突出。 放任焦化产能新一轮扩张,优化产业布局要求形同虚设,污染排放问题十分突出 焦化产能扩张冲动依然强烈。国务院《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将产业结构优化调整作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突破口,明确提出重点地区严禁新增焦化等产能。但督察发现,山西省推进大机焦建设、提升行业装备水平的过程,也是放任焦化产能新一轮扩张的过程。 山西省经济和信息化部门2009年核定全省焦化产能为18794万吨,截至2018年9月实际建成产能14768万吨;山西省将产能差额作为新、扩建焦化项目产能置换指标。在其他省份大力推动独立焦化企业淘汰转型的情况下,山西省这些预留产能指标正在被加速释放。经核实,山西省当前在建焦化项目8个,涉及新增产能1070万吨;拟建项目10个,涉及产能1336万吨。一方面是近几年全省焦化产能利用率不足60%,另一方面又在大干快上,加速焦化行业产能扩张,产业结构调整陷入“越调越多”的怪圈。 此外,山西省2018年9月出台的《焦化产业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转型升级实施方案》虽提出坚决控制产业规模,确保建成焦炉产能总体稳中有降,却无任何实质性控制措施。晋中市焦化行业督察整改工作方案甚至提出,充分利用闲置产能指标,提高产能指标利用率,变相鼓励新扩建焦化产能。 优化产业布局要求形同虚设。为改变焦化产业布局过于分散问题,2017年11月,山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联合出台《山西省焦化产业布局意见》,拟集中在5个地市打造12个重点焦化园区,实现产业集聚发展;太原全市及其他地级市城区和郊区严禁新建、扩建焦化项目,现有焦化项目逐步搬迁。但实际工作中,各地对此置若罔闻,依然各行其是,《意见》沦为一纸空文。 2018年初,太原市政府向山西省政府请示将清徐县纳入全省重点焦化产业园区布局规划,建设年产1500万吨的焦化园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出具意见同意在不超出太原市总产能的前提下,清徐县可保留一定焦化生产能力,明显违背自己提出的产业布局优化要求。《意见》中明确晋中市2个重点焦化园区位于介休市和灵石县,但平遥县经济和信息化部门仍于2017年12月对平遥煤化集团134万吨/年焦化项目进行备案,并称该项目符合《意见》要求。该项目建成后,平遥县焦化产能将增加到300万吨。 污染排放问题十分突出。在推进焦化行业全面达标治理过程中,山西省对焦炉无组织排放、熄焦水超标等问题疏于管理,焦化行业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督察发现,吕梁市金桃园焦化公司焦炉炉门破损严重、四处冒火,烟气随意排放、浓烟滚滚,污染场面触目惊心;山西介休三盛焦化有限公司焦炉集气罩破损,出焦时烟气大量散逸;长治市麟源煤业公司焦炉炉顶、煤气上升管、炉门等处存在明显的烟气无组织排放现象;临汾市晋能焦化有限公司装煤、出焦时部分烟尘直接排放。 废水未经处理直接熄焦情况普遍,熄焦水超标问题十分突出。督察组抽取太原、晋中、临汾、吕梁、长治、运城等地14家焦化企业的熄焦水进行检测,有12家存在超标现象,其中10家挥发酚超标,平均超标174.3倍,大量污染物转化为气态排放。如山西银焱集团娄烦东升煤焦有限公司部分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熄焦,氨氮浓度为986毫克/升,超标38.4倍,挥发酚浓度为425毫克/升,超标849倍;临汾市晋能焦化有限公司部分生产废水未经处理混入熄焦池,熄焦废水处理系统闲置,熄焦废水绕过处理系统直接用于熄焦,熄焦水氨氮、挥发酚、氰化物浓度分别超标16.1倍、145.8倍和5.3倍;山西太岳焦化有限公司蒸氨塔、冷凝水等多种污水收集池设有管道与熄焦水沉淀池直接连通,部分蒸氨废水及污水收集池内的污水未按要求经生化站处理,直接进入熄焦池;晋中市山西介休三盛焦化有限公司部分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熄焦池,导致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浓度异常升高。 有关部门对督察反馈问题整改重视不够,没有很好地履行职责 督察发现,山西省发展改革等部门及有关地市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问题整改重视不够,对打好焦化产业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转型升级态度不坚决,产业结构性、布局性污染问题依然突出。山西省各级经济和信息化部门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没有很好地履行职责,各级生态环境部门监管不力,焦化行业污染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雾霾要“拿下”、经济要“上坡”,既要改善环境质量又要经受住就业压力、财政压力、发展减速的考验,站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起点,我省决心以绿色崛起向雾霾宣战。 针对整体污染重的特征,我省提出到2017年,全省细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25%以上,今年将力争实现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分别削减1.2%和5.6%以上,PM2.5年均浓度下降4%以上。针对区域差异大特征,进一步提高重点区域治理目标,到2017年,首都周边及大气污染较重的石家庄、唐山、保定、廊坊和定州、辛集细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33%,邢台、邯郸下降30%,秦皇岛、沧州、衡水下降25%以上,承德、张家口下降20%以上。 治本攻坚,四大行业实施1090个减排项目。据了解,我省钢铁、水泥、电力、玻璃四大行业对大气污染贡献率最高,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三项污染物排放量占全省工业领域的60%以上。围绕四大行业,我省提出到2015年6月底四大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量分别削减17.95万吨、31.69万吨、0.72万吨,深入实施脱硫、脱硝等减排项目1090个,拆除烟气旁路58条,物理封堵和铅封钢铁烧结机旁路26条,新建烧结机脱硫设施43座,完成36台燃煤机组除尘改造、38台燃煤机组和30台新型干法水泥回转窑脱硝改造。优化产业布局,我省还确定了钢铁、石化、化工、有色、水泥、平板玻璃等123家位于城市主城区的重污染企业搬迁任务,去年启动搬迁主城区重污染企业24家,综合整治重污染小企业8347家。在国家规定执行大气污染物排放特别限值的四个城市外,我省主动将邢台、邯郸两市纳入执行范围。 “河北钢铁压减任务占全国的3/4,减煤任务占京津冀三地总和的六成多,仅压减钢铁产能一项,我们初步测算将影响工业增加值2个百分点。”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周军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河北正处于经济增长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深化改革攻坚期,省委、省政府要求打好化解过剩产能这场硬仗,既要做好减法,更要做好加法,要在结构优化、升级转型的同时,确保国民经济的平稳增长和发展的质量。” 走绿色崛起之路,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周军堂说,我省正大力实施“三个一百”工程,加快推进工业转型升级,在传统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三个领域分别选择百家重点企业,引领和带动产业加快转型升级;继续推进“十百千”工程,以培育十大工业基地、百家优势企业和千项名牌产品为重点,推进生产力布局优化、企业竞争力增强和品牌质量升级;大力培育规模以上企业发展,力争三年新增五千家规上工业企业。 以绿色崛起向雾霾宣战,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步伐正在加速。据统计,2013年我省六大高耗能行业增加值增速低于全省平均水平3.3个百分点,占全省工业比重下降2.8个百分点,其中钢铁行业占比下降0.8个百分点。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4.5%,占规上工业比重提高1.2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4.2%,高于规上工业增速4.2个百分点。 来源:河北经济日报

《方案》显示,江苏省钢铁行业转型升级优化布局的主要目标为:进一步提升空间布局水平,全力推动沿海钢铁重点示范项目建设,到2025年,全省钢铁行业沿江、沿海钢铁冶炼产能比例关系由目前的7:3优化调整为5:5,加快形成钢铁行业沿江沿海协调发展新格局。进一步提升产业集聚水平,到2020年,力争全省钢铁企业数量由现在的45家减至20家左右,行业排名前5家企业粗钢产能占全省70%。

其中,南通通州湾、盐城滨海新区、连云港板桥工业园等沿海港区,是江苏省本轮钢铁项目搬迁的优选区域。

然而,在环保高压之下,对于人均GDP领先的江苏而言,钢铁、化工这两大行业近两年让江苏省“芒刺在背”。江苏省传统钢铁布局重地徐州、常州等市也多次出现在空气质量排名倒数名单。

《方案》发布的同时,还制定了《江苏省布局调整和转型升级重点项目监督管理办法》。进一步落实省级部门监管责任和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切实强化相关重点项目的全过程监管。对监管中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一经查实要严肃追究企业责任,并逐级上报;对擅自批小建大、批建不符等严重违规行为,要坚决予以追责问责;对监管不力的地方和部门,提请省政府视情节予以考核和追责。

本文由新葡萄京棋牌唯一下载-澳门手机版app下载发布于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推进四大行业布局优化和转型升级,熄焦水超标百倍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原标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