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经过两年又两月超长停牌的沙钢股份11月16日终于复牌,锦程沙洲通过东北特钢集团间接持有公司496876444股股份

从去年9月19日至今,沙钢股份(002075)已停牌一年有余。12月21日晚,公司收到交易所关注函。该函件要求沙钢股份结合筹划事项的进展情况,判断继续停牌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加快推进相关工作进程;若筹划事项无实质进展或存在其他难以继续推进的情况,要求沙钢股份尽快申请股票复牌。  重组预案遭问询  据悉,沙钢股份于去年9月19日开始停牌;今年6月15日,沙钢股份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作价258.0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苏州卿峰)及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利迅达)100%股权,以此切入数据中心行业,构建特钢、数据中心双主业格局。但在6月23日,沙钢股份收到交易所的重组问询函,该函件针对标的公司的股权变动、业绩变动、经营风险等,提出了30个问题。  从预案看,标的公司的股东较多,存在多家合伙企业,且股东经过了多次调整。重组问询函要求沙钢股份说明交易对方是否存在结构化安排,并说明是否存在突击入股的情况,是否符合非公开发行对象原则上不得超过200人的规定。  预案显示,沙钢股份拟向沙钢集团、上海领毅、深圳富士博通等15名苏州卿峰股东发行18.74亿股,股份对价为228.47亿元,另支付5263.4万元现金,收购苏州卿峰剩下一名股东上海蓝新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所持的股份。同时,沙钢股份拟向创新云科、智联云科等34名德利迅达股东发行股份购买其88%股权,交易作价为29.08亿元。据悉,苏州卿峰持有德利迅达12%的股权。  另外,在2015年2月,沙钢集团曾将其持有的沙钢股份55.12%股权转让给包括李强在内的9名自然人,其中李强受让6.34%股权,而李强恰好又是标的公司苏州卿峰及德利迅达的法定代表人。前述重组问询函要求沙钢股份说明李强在本次交易中的作用,说明李强、苏州卿峰、德利迅达、沙钢集团和沙钢股份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协议安排。  沙钢股份表示,公司在收到重组问询函后,立即组织各中介机构及相关人员对重组问询函涉及的问题进行逐条落实和回复,但由于本次重组涉及标的资产体量较大、交易对方较多,相关事项的确认需要一定时间。待相关内容确认完善后,公司将提交问询函回复等相关材料至交易所审核,经交易所审核同意后,公司将申请复牌。  截至目前,沙钢股份仍未披露重组问询函回复材料。因为停牌时间太长,此次交易所对沙钢股份发出了关注函,催促后者加快推进相关工作进程或者尽快申请复牌。  同业竞争待解决  近两年里,受益于钢铁业供给侧改革,钢铁企业的业绩普遍回暖。此前另一家上市钢企*ST华菱主动宣布终止置出钢铁资产、置入金融资产的重组方案。在钢铁行业回暖的背景下,沙钢股份会否继续推进装入数据中心资产,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有熟悉沙钢股份的人士透露,沙钢股份将于数月内宣布结果。  资料显示,今年前10个月,沙钢集团实现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231%,创历史同期最好水平。上市公司沙钢股份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8.94亿元,同比增长69.99%;实现净利润3.7亿元,同比增长181.44%。  需说明的是,沙钢股份的实控人沈文荣正在参与东北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而东北特钢的特钢业务和沙钢股份构成了同业竞争,未来同业竞争问题会以何种方式解决,也留下了一个悬念。  在披露前述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后,沙钢股份于7月10日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沈文荣控制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锦程沙洲)拟作为主要投资人参与东北特钢及其子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大连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大连高合金棒线材有限责任公司的破产重整。根据东北特钢等三家公司的破产重整计划,锦程沙洲拟出资44.62亿元投资东北特钢并持有其重整后43%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目前,东北特钢破产重整计划已进入执行阶段。  工商资料显示,锦程沙洲目前仍未成为东北特钢的股东,但在11月27日,东北特钢的董事长变更为龚盛。  记者查询沙钢集团官网发现,龚盛是沙钢集团董事局常务执行董事、总裁,集团党委第一副书记,持有沙钢集团3.88%的股权。并且,龚盛是锦程沙洲的董事,持有锦程沙洲7.37%的股权。龚盛进入东北特钢担任董事长,意味着沙钢对东北特钢的重整正在进行中。  据悉,东北特钢的主要业务为钢铁冶炼;钢压延加工;特殊钢产品、深加工产品及附加产品生产、销售等,其业务与沙钢股份的特钢业务构成了同业竞争。今年8月,沙钢股份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沈文荣变更了同业竞争承诺,计划自重整东北特钢完成之日起的五年内,通过行使股东权利彻底解决沙钢股份与东北特钢的同业竞争问题。

东北特钢重组案落槌,令这家逾百年的钢企撕掉了国企标签,而在此次重组中,民营企企沙钢集团格外引人瞩目。  近日,东北特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北特钢)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抚顺特钢”,600399)发布公告表示,东北特钢完成重整计划后,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锦程沙洲”)将持有东北特钢43%股权,从而间接控制公司。抚顺特钢实际控制人将由辽宁省国资委变更为锦程沙洲实际控制人沈文荣。  锦程沙洲的背后是沙钢集团,沈文荣也是沙钢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民资沙钢集团入主东北东北处于怎样的考量?又会给东北特钢带来怎样的变化?  入局东北特钢  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接盘了抚顺特钢。  9月12日晚,抚顺特钢发布公告称,锦程沙洲、本钢板材作为东北特钢集团及下属子公司大连特钢、大连棒线重整的投资人。锦程沙洲投资44.62亿元,拟持有重整后东北特钢集团股权比例为43%;本钢板材投资10.38亿元,拟持有重整后东北特钢集团股权比例为10%;债权人拟持有重整后东北特钢集团股权比例约为47%。锦程沙洲将通过破产重整司法程序获得东北特钢集团4462264151股股份,成为东北特钢集团控股股东。锦程沙洲通过东北特钢集团间接持有公司38.22%股份,从而对公司实施控制。  此外,公告称此次股东权益变动前,辽宁省国资委通过东北特钢集团间接持有抚顺特钢496876444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8.22%,锦程沙洲未持有公司股份。本次股东权益变动后,锦程沙洲通过东北特钢集团间接持有公司496876444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8.22%。  抚顺特钢实际控制人将由辽宁省国资委变更为锦程沙洲实际控制人沈文荣。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锦程沙洲的股权结构中,沈文荣个人占股66.32%,为第一大股东。与此同时,沈文荣也是沙钢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此次沙钢集团进入,为东北特钢破产重组,嵌入了“混改”关键词。  有钢铁业内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民企入主东北特钢,是东北地区国企混改的破冰之举。”  兴业研究也指出,沈文荣介入东北特钢破产重整且成为重整后第一大股东,而非之前坊间流传同属东北地区的钢铁央企来接盘有着不同意义,意味着中国民营经济的先进代表进入了国有经济氛围极为浓郁的东三省的核心支柱产业重工业。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钢铁行业兼并重组,供给侧改革下的法制化破产重整和东北振兴同时被破题。  而对于东北特钢未来的发展,上述分析师表示:“扭亏的可能性还是很大。通过破产重整以及沙钢增资,东北特钢负债大大的减轻,可以轻装上阵。再加上处于全行业扭亏为盈的有利时机,引入沙钢先进高效的管理机制,有效降低成本,东北特钢有望盈利。”  沙钢的盘算  “接盘”东北特钢,沙钢也有自己的打算。  “东北特钢自身的特钢生产技术和优势比较明显,对于沙钢来说,通过资金的投入,让东北特钢走出困境,可以进一步增强沙钢在钢铁产品结构方面的竞争力。”王国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据悉,东北特钢集团为我国大型特殊钢重点企业和军工材料的研发生产基地,以生产以经营高质量、高附加值特殊钢为主营业务,为我国多项国家重点国防工程提供关键的特殊钢新材料。  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在今年1月初曾表示:“目前,沙钢集团本部钢、材产量均超过2000万吨,人均年产钢接近1400吨,差不多是国内平均水平的两倍。但是,与世界最好水平浦项公司人均年产钢1700吨相比,还有差距。沙钢还要进一步提升管理水平,提高效率就是提升竞争力。”  而沙钢集团发展壮大中,也一直不断进行钢企并购。公开资料显示,获得1400多万吨的产能。自2006年起,沙钢先后投资收购了江苏淮钢特钢、河南安阳永兴钢铁、江苏鑫瑞特钢、无锡锡兴钢铁和江苏永钢集团,获得1400多万吨的产能。截至目前,沙钢已经形成涵盖60多个系列、700多个品种的大型钢铁集团。  沙钢集团最近一次引起资本市场注意的收购发生在今年6月。6月15日,其旗下沙钢股份发布公告,拟以25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和德利迅达,从而收购背后的Global Switch。Global Switch是全球排名第三、欧洲最大的第三方数据中心运营公司,沙钢股份很有可能由此转为“特钢+大数据”双主业模式的公司。  在做好主业的同时,沙钢也在扩展其他产业,甚至多元化发展成为沙钢近几年来顺利熬过钢铁行业严冬的主要因素。  钢铁行业是从2015年进入全行业寒冬的,尽管当年沙钢股份亏损1.77亿元,但沙钢集团仍仍有18.9亿元利润,保持盈利。  2016年起,在钢铁去产能的推进下,钢铁市场价较大幅度回升,沙钢股份也扭亏为盈,其年报显示,沙钢股份全年营业收入为75.85亿元,分季度来看分别为14.29亿元、19.01亿元、19.02亿元和23.53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266万元、5985万元、5757万元和9011万元,总计2.1亿元。  沙钢股份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实现营收61.10亿元,同比增长83.48%;钢铁行业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65.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9亿元,同比增长187.56%,钢铁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46.97%。  “沙钢提倡多元化投资,以合资、合作、参股、收购等形式开展,在非钢产业方面做到只参股,不控股。而对于钢铁主业来说,沙钢注重钢铁产品向高新化、减量化、精细化发展,为顺应趋势,沙钢通过投资建设先进工艺装备,转变产品结构,系统研发新品种等,实施产品结构高端化工程。”王国清表示。

神秘人物李强与徐锴俊悬而未决的债务纠纷,来自信托、触碰资管新规红线的百亿资金,更何况这宗“曲线”式海外并购所涉及主要资产属性实为投资性房地产,多重隐患笼罩下的沙钢股份 ,复牌之路仍遥遥无期

疑点一:作为沙钢股份真正的收购目标,沙钢股份为何不直接收购GS,而是通过涨价23亿元的方式“曲线收购”,加上29亿搭上的德利迅达,沙钢股份一共需要多出52亿元。  疑点二:四股东李强的德利迅达,三年来越亏越多,估值却越来越高。  疑点三:为何李强在并购案中扮演多重角色。  疑点四:并购标的苏州卿峰曾暂时性“消失”,其股东之一的上海蓝新注册地更是空无一人。对此,沙钢方面的说法,与上海蓝新的股东江苏智卿相关负责人说法不一致……  上述疑点是《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下发现的诸多疑点中的一部分,这些疑点,皆来自于沙钢股份258亿的“惊天并购案”。  沙钢258亿并购到底是如何出来的?其中有什么样的利益链条?为何一家资质不好的企业如此高溢价?它是如何被巧妙包装到这桩并购案中?  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深入一线,试图透析这些悬疑。  沙钢的巨额收购  时间要回溯到6月15日。  这一天,沙钢股份公告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一个涉及金额达258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终于揭开了面纱。  根据公告,沙钢股份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股权,以及发行股份购买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同时拟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在本次交易中,苏州卿峰100%股权作价为229亿元,德利迅达88%股权作价为29.084亿元,两项交易合计258.084亿元。  交易作价合计占上市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329.24%,占上市公司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权益的比例为942.55%。  那么,让沙钢股份不惜巨资也要收之麾下的两家公司,究竟是何方神圣?  根据沙钢股份公告,德利迅达成立于2009年12月,主营业务包括IDC(互联网数据中心)、CDN(内容分发网络)以及相关的增值服务,是网络数据中心的运营商。  而苏州卿峰成立于2016年1月,是网络数据中心的投资者。  此收购案一出,震惊了市场。  6月15日当晚,《国际金融报》刊出《沙钢公开258亿巨额收购方案,收购目标真面目浮出水面:竟是一年前赴欧“砸钱”的中资财团?》的报道,指出沙钢股份涨价23亿“曲线收购”。  8天后的6月23日,深交所对沙钢的上述并购案发出了问询函。而在问询函中,“李强”是其中提及次数最多的个人名称。  李强是何人?他与沙钢是何种关系?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发现,沙钢股份258亿的并购或正是由李强历时两年多筹划实施,而沙钢股份则全力配合演出。  李强转战A股失利  李强的上市情缘起于2011年2月3日,其作为CEO的创博国际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这是继普联软件之后,第二家登陆纳斯达克主板的山东济南企业。然而,这家名为创博国际的公司低调到即使在济南,很多人也没听说过。  2013年4月17日,创博国际因为没有及时递交2012年年报,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警告。补交后因为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6月28日再次收到退市警告。随后,创博国际选择以私有化退市。  在纳斯达克折戟后,李强准备向A股发起冲击,承载他这一愿景的便是其2009年和创博国际董事长候万春共同创立的德利迅达。  2014年四川金顶和德利迅达擦出了火花,11月29日四川金顶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产暨关联交易预案》,预案称四川金顶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德利迅达95%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德利迅达100%股权的预估值约为28亿元,对应标的资产德利迅达95%股权的预估值为26.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四川金顶停牌重组的四个多月时间里,拟收购的标的资产德利迅达却进行了三次重大的股权变更。尤其在10月21日创博山东(创博国际子公司)增资后,德利迅达绝大部分资产都是现金。  这一点和此次沙钢股份拟收购的资产苏州卿峰极为相似,而苏州卿峰和德利迅达皆为李强名下的公司。  苏州卿峰在沙钢股份并购重组期间也进行了三次重大的股权变更,2016年2月2日增资额高达236亿。  资料显示来看,德利迅达并非一家优质公司。  根据四川金顶公布的财务数据,德利迅达2012年度、2013年度和2014年1月-10月分别亏损541.12万元、655.64万元和351.63万元。  此外,包括宁夏创博云科技有限公司在内,德利迅达的6家子公司此时都处于无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亏损之中。  主业方面,成立5年的德利迅达依然没有自己的机房,现阶段实际仅租用运营商机房零星开展IDC业务等,且本身仍未运作过大型数据中心。  纵然质疑声四起,尚无业绩可言的德利迅达难以支撑起高达28亿元的预估值,但“情根深种”的四川金顶执意要与德利迅达牵手。  直到2015年7月24日,证监会的一份《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将德利迅达的“无照经营”问题赤裸裸地挑露出来。  四川金顶随后在公告中承认,德利迅达在报告期内未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从事IDC运营业务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德利迅达存在被监管机关处罚的风险。  2016年初,这场纠缠了一年多的并购,终以四川金顶终止收购而告终。  精心筹划两年多  或许是早已预感到与四川金顶的结局,预收购期内李强便开始另寻下家,这次他把目光瞄向了家大业大且壳好的沙钢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李强与沙钢股份结缘于2015年2月25日,沙钢集团将所持有55.12%股权转让给9名自然人,价格为5.29元/股,合计套现46亿元。  此举一时引发众多关注,一向股权集中的沙钢集团竟要进行如此大体量的股权转让,而李强便是这9名接盘人之一。  随后的时间里,9位自然人中的5位曾减持套现,李强则始终不变。  2016年8月因为原第四大股东黄李厚的大规模减持,持股6.34%的李强上升一位,跻身第四大股东。  股权转让仅四个月,沙钢股份便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可惜2016年1月终止了,理由为:重组涉及境内外资产收购,金额较大,程序较为复杂,交易方案设计的难度较大。虽然交易各方就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中涉及的重要商业条款进行了多轮谈判及方案修改,但最终就本次交易标的的资产范围、估值、盈利补偿等核心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一向只看结果的资本市场对此并不买账,1月21日复牌后,迎接沙钢股份的是10个交易日内的9个跌停。  来不及失落的沙钢股份随即展开行动筹划下一次重组。  1月22日,沙钢复牌后的第二天,距离沙钢大本营张家港100公里外的苏州工业园区,一家名为苏州卿峰的投资管理公司成立了。  1月25日,沙钢股份出资4000万元,占比80%与江苏智卿共同设立了上海蓝新,而江苏智卿和上海蓝新便是苏州卿峰成立初期仅有的两家股东。  2016年9月19日,沙钢股份再度停牌筹划重组,直接披露标的资产所属行业为IDC大数据,相较于半年多前的失利,此次沙钢股份显得志在必得。  四个多月后,苏州卿峰进行了一次大范围的股权分散行为,股东由原先的两家激增为15家。  值得注意的是,沙钢集团此次也入股苏州卿峰,成为其股东方之一。上市公司大股东和各类投资机构打散持股,从而完成了大体量资产注入。  2016年底,德利迅达总经理李强组织以沙钢集团、中航信托等为主要投资者的中资财团Elegant Jubilee,通过24亿英镑(约合206.064亿元人民币)收购了Global Switch(以下简称GS)49%的股份,且Elegant Jubilee拥有GS另外2%股权的购买期权,行权价格为2英镑。该购买期权行权后,苏州卿峰将通过EJ持有GS51%股权,将GS纳入合并范围。  战略入股后,李强加入Global Switch董事会,担任董事长。  而根据沙钢股份公告,苏州卿峰持有Elegant Jubilee100%的股权,因此被收购的GS实际归属于苏州卿峰。  2017年6月15日,沙钢股份发布公告,拟收购苏州卿峰和德利迅达。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沙钢拟229亿元收购的苏州卿峰为持股性公司,本部未经营业务。  换言之,苏州卿峰成立一年多来唯一的业务便是206亿元收购了GS,因此GS正是沙钢本次收购的目的所在。前后距离不过半年,GS的身价已上涨23亿元。  至此,沙钢的这场并购案可以简单概括为:  早已瞄准数据业务的沙钢先入股成立了苏州卿峰,待苏州卿峰并购GS后,沙钢再出手将苏州卿峰收归麾下,一同纳入怀抱的还有心仪已久的GS。  疑点重重  纵观这场并购,可谓疑点重重。  1、曲线收购  作为沙钢股份真正的收购目标,沙钢股份为何不直接收购GS,而是通过涨价23亿元的方式“曲线收购”,加上29亿搭上的德利迅达,沙钢股份一共需要多出52亿元。  对此,沙钢股份董秘办表示,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事,不便多说。  2、经营异常  在苏州卿峰成立半年多且完成对GS收购的情况下,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却根据其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与其取得联系,时间为8月22日至9月12日之间。  记者就此向苏州卿峰求证,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相较于苏州卿峰的暂时性“消失”,其股东之一的上海蓝新注册地更是空无一人。  工商资料显示,这家由沙钢股份和江苏智卿共同设立的公司注册地为上海市浦东区银城中路8号40层4012室。  《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走访上述地址,发现上海蓝新所在的40楼已整层被封,电梯无法停靠,楼梯通道处也被上锁。  记者通过查询前台的来访人员登记记录发现近一年来从未有来访人员去往40楼。  安保人员告诉记者,此前40楼确实有人,但去年便全部搬走了。  在明白记者的来意后,保洁人员直言“早就倒闭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随后与上海蓝新资产管理中心取得联系,其相关负责人表示,蓝新确实搬离了银城中路8号,对于搬离后的去向,其表示不知,让记者联系控股公司沙钢股份。  沙钢股份董秘办对此表示,注册地和办公地不一样很正常。  记者尝试与上海蓝新的参股公司江苏智卿沟通,相关负责人表示,蓝新一直都在银城中路,租金都是年签的,今年的已经完成支付。在记者告知走访结果,并询问既然交付了租金,为何不行使使用权时?对方激动地表示让记者联系沙钢股份,随即挂断电话。  3、身价三级跳  2014年10月,德利迅达进行增资和股权转让,其100%股权估值为124422.44万元。  2015年四川金顶拟收购德利迅达时,95%股权预估值为26.6亿元,这部分股权对应账面净资产8.23亿元,收购溢价18.37亿元,溢价率为223.27%。  此次沙钢并购中,德利迅达的88%股权作价为29.084亿元,总估值近33亿。  我们来看一下德利迅达2014年至今的业绩情况。  公告提及,德利迅达在2014、2015、2016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46.5万元、2.56亿元、2.29亿元,实现净利润-241.91万元、-960.8万元、-5194.37万元。对于亏损的原因,德利迅达解释为公司处于新项目投入期。  三年间,德利迅达的亏损不断扩大,身价却成功实现三连跳。  而这般站上风口的德利迅达是否取得了2015年尚未有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记者以业务洽谈身份与德利迅达联系,总机人员回复不清楚,留下记者联系方式后,其表示将转交业务部,由业务人员来对接记者,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收到对方回复。  设计巧妙  这场长达两年多的收购案,布局之处不乏巧妙,其中两点尤为突出。  2016年6月,沙钢集团提前以52亿入股苏州卿峰(2015年沙钢集团刚进行股权转让套现46亿),持股比例高达23.9%,加上各类投资机构持股分散,沙钢集团稳坐苏州卿峰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的位置。本次沙钢股份并购后,沈文荣仍为沙钢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沙钢股份控制权在本次交易前后未发生变化。  因此,即便本次并购注入如此庞大的资产体量,依然不构成借壳。  此外,李强组织的财团Elegant Jubilee在入股GS时以2英镑的行权价预留了2%的购买期权,在49%和51%之间保证了一定的进退空间。  打包用意何在?  记者就上述疑问向专业人士咨询,其表示纵观沙钢这次收购,很有可能是其股东李强策划。李强先完成对GS的收购,再顺带将自己旗下的德利迅达一同打包出售给沙钢。而GS和德利迅达主营业务都是大数据,具有协同效应。  李强为何要将德利迅达打包出售?  分析人士直言,以德利迅达连续亏损的业绩,要想单独借壳或者被收购很难实现。近年来的重组审核对标的资产质量把控十分严格,亏损资产几乎没有通过率。  沙钢倾力配合  沙钢的大数据产业布局由来已久。  早在2011年钢铁行业进入下行周期之际,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就曾开始为沙钢谋划非钢产业的多元化布局,其曾在多个场合强调民营钢企要提早进行多元化转型。  除了落户自身钢铁主业,上线试运行ERP集成系统外,沙钢还通过持股宝钢旗下欧冶云商成为其股权开放后引入的新股东。  对于此次并购中沙钢的倾力配合。分析人士表示,并购成功,便是双赢,无论对李强还是沙钢,毕竟概念在股市依然吃香。如果二级市场对这一概念看好,双方将拥有更多的获利空间。  然而,某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大数据和沙钢的钢铁主业关联性不太大,如果偏离了钢铁主业,选择向其他方向进行突围,市场依然会有较大质疑,毕竟介入一个不熟悉的领域,除了需要巨额资金支持外,驾驭能力、开发能力等都备受考验。  当问及何时复牌,沙钢股份董秘室表示快了,让记者再等等……

图片 1

对于英国的房地产行情,尽管只是多年前在中部的斯坦福德郡有过三年留学经历,但沈彬不会陌生。当然,他或许也记得出生于当地那位威廉·莎士比亚的名言:盛宴易散,良会难逢。

经过两年又两月超长停牌的沙钢股份11月16日终于复牌,开盘跌停。11月15日晚,沙钢股份发布公告,指公司对重组方案进行调整,停止收购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88%股权,收购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提高8.83亿。

2016年,以党委书记身份已在财务岗位锻炼七年之久的沈彬,正式接过沙钢集团董事长权杖,随即开启大数据时代。所谓“钢铁+IDC”的双轮驱动战略,令市场为之侧目。

对于A股市场而言,投资者上次见到沙钢股份正常交易那还是在2016年9月14日,紧接着同年9月19日,该股便因筹划重大资产收购事项拉开了漫长的停牌之路。

全中国最大的民营钢企涉足IT领域——这令很多市场人士感到意外和不解,不过,观察家们也注意到两个特殊背景。其一,是时整个钢铁行业正在经受寒冬行情,即便产量规模位居全国前三,且已多年主动控制产能扩张,但一直自负于人均效能的沙钢集团同样不能幸免。事实上,此前有关沈文荣有意转让控股权予上海宝钢的传闻不绝如缕;其二,那个乍听相当高科技的IDC,更接近于特殊商业地产概念。

经过二年多超长时间停牌,昨晚沙钢股份对并购方案作出调整,仅收购苏州卿峰股权,不再收购德利迅达股权。苏州卿峰的交易对价也从229.08亿元调整到237.83亿元。调整后的交易作价较原方案增加8.83亿元,增长3.86%。

确实有些石破天惊。这一年的6月15日,也就是沙钢集团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由沈文荣变更为其长子沈彬的当天,该集团旗下唯一上市平台沙钢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作价258.08亿元收购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德利迅达”,交易作价为29.08亿元)100%股权。若该交易最终完成,沙钢股份主营业务将由特钢业务转为由特钢、数据中心构架的双主业格局。

记者注意到,沙钢股份此次并购标的较两年前增值约9亿元,而标的却近年连续亏损、累计净利润超过4亿元。不过,标的为持股型公司本部无经营业务,其股东承诺旗下核心资产四年净利润逾11亿英镑。

然而好事从来多磨,因这宗对价超过上市公司市值逾六成的交易,从2016年9月16日至2018年5月3日,沙钢股份停牌已长达594天。深交所多次就停牌问题发出关注函及监管函,提醒该公司所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公告中未有实质进展情况说明,但后者的回复如同“复读机”一般:“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涉及标的资产体量较大、交易对方较多,就重组方案和问询函相关事项的确认、协调需要一定时间,公司正全力以赴推动本次重组的相关工作。”

两年后标的股权增值近9亿元

这期间,钢铁市场由于去产能政策出现井喷行情,沙钢的业绩也出现反转。在2018年4月23日新出炉的一季报中,沙钢股份宣布录得2.55亿元当季净利润,同比劲增139%。而上半年的净利润的预期增长则在140%—190%区间,表现相当可观。

回顾沙钢股份重组历程,记者注意到,2017年6月15日,沙钢股份正式披露此次重组预案;8天之后,该公司收到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的《关于对沙钢股份的重组问询函》。

但这一切都与其股票持有者无关。16.12元每股,355.73亿元市值,两个数字石化般纹丝不动。

此前重组方案为,沙钢股份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苏州卿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北京德利迅达科技有限公司88%股权,;同时,沙钢股份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亿元。

再平淡无奇的剧情,也会在剧终之前出现“彩蛋”。涉及上述交易两位关键人物近期突发而至的口水战,再度激发市场的好奇乃至不满情绪。

方案披露,苏州卿峰100%股权作价229亿元,德利迅达88%的股权作价29.08亿元,合计达到258.08亿元。由于苏州卿峰持有德利迅达12%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沙钢股份也将可以控制德利迅达100%股权。

现在,人们急切想知道如下问题:重大重组迟迟未能出现进展,交易双方是否难以达成共识?交易标的苏州卿峰股东大多系私募基金公司,且该公司收购海外资产的资金中逾百亿资金来自信托,是否会因为资管新规而令本次重组被迫终止?李强与徐锴俊之间的债务纠纷,是否会对本次重组产生不利影响?

但在此之后,沙钢股份此次重组进展缓慢,一拖就超过了两年多时间。在11月15日晚间公告中,沙钢股份表示,由于此次重组涉及的标的资产规模较大,交易对方数量众多,上市公司对交易方案进行了反复论证,经各方协商一致,该公司对重组方案进行调整。

就上述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沙钢股份董秘办,截至发稿日未收到回复。

从最新修订后的重组预案来看,沙钢股份对此次重组交易标的、交易方、预评估基准日、预评估值及交易作价等作了调整。重组预案调整后,沙钢股份拟收购标的资产仅为苏州卿峰100%股权,而德利迅达88%股权不再作为本次交易的收购标的。其中,德利迅达88%股权的作价为29.08亿元,占原方案下标的资产整体作价的11.27%,不超过原标的资产整体作价的20%。

本文由新葡萄京棋牌唯一下载-澳门手机版app下载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经过两年又两月超长停牌的沙钢股份11月16日终于复牌,锦程沙洲通过东北特钢集团间接持有公司496876444股股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