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一、华达公司违法违规生产销售,所在地瓦窑镇及新沂市相关部门的多名官员被问责

12月15日,云南省人民政府网站发布《关于对玉溪市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监管不力问题问责情况的通报》。《通报》指出,2017年7月份,玉溪市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出现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为此,云南省委、省政府决定对8个责任单位和部门、11名责任人进行问责。  《通报》表示,玉溪市人民政府、通海县人民政府对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负有全面领导责任,给予检查、通报问责,责令玉溪市人民政府向省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通海县人民政府向玉溪市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  玉溪市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委作为玉溪市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主要职能部门,对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在取缔“地条钢”工作中指导督促不力,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负有全面领导责任,给予检查、通报问责,责令玉溪市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委向玉溪市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  通海县工业商贸和科技信息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和纳古镇党委、政府在打击和取缔“地条钢”工作中,重生产环节拆除,忽视全链条监管,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负有全面领导责任,给予检查、通报问责,责令纳古镇党委向通海县委作出书面检查,责令通海县工业商贸和科技信息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和纳古镇人民政府向通海县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  同时——  对玉溪市副市长解仕清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对通海县委书记卢维江给予谈话诫勉问责;  对通海县委副书记、县长柳洪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  给予通海县副县长张发彦行政记大过处分;  给予玉溪市发展改革委主任普昌文、玉溪市工业和信息化委主任康凌华行政记过处分;  给予纳古镇镇长纳鸿翔行政记大过处分;  给予纳古镇副镇长柏云海免职处理,并调整工作岗位;  给予通海县发展改革局局长刘明成、通海县工业商贸和科技信息局局长张颖新、通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张兴友行政记大过处分。  文件原文  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对玉溪市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监管不力问题问责情况的通报  云政办发〔2017〕128号  各州、市、县、区人民政府,省直各委、办、厅、局:  经调查核实,2017年7月,玉溪市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出现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在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三令五申严厉打击“地条钢”情况下,出现这种问题,反映出当地党委、政府及有关监管部门对打击“地条钢”的严肃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关于化解钢铁过剩产能、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的决策部署不到位、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对取缔“地条钢”全链条监管存在漏洞,对“地条钢”流通、使用等环节监管不到位。有关单位和部门负有全面领导责任,有关领导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依据《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及省委实施办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等规定,省委、省政府决定对8个责任单位和部门、11名责任人进行问责。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玉溪市人民政府、通海县人民政府对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负有全面领导责任,给予检查、通报问责,责令玉溪市人民政府向省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通海县人民政府向玉溪市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  玉溪市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委作为玉溪市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主要职能部门,对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在取缔“地条钢”工作中指导督促不力,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负有全面领导责任,给予检查、通报问责,责令玉溪市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委向玉溪市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  通海县工业商贸和科技信息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和纳古镇党委、政府在打击和取缔“地条钢”工作中,重生产环节拆除,忽视全链条监管,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的问题,负有全面领导责任,给予检查、通报问责,责令纳古镇党委向通海县委作出书面检查,责令通海县工业商贸和科技信息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和纳古镇人民政府向通海县人民政府作出书面检查,并在全省通报。  解仕清,中共党员,玉溪市副市长,分管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工商局、质监局、安全监管局等工作,任玉溪市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在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中,对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出现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卢维江,中共党员,通海县委书记,负责通海县委全面工作,该县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落实不到位,对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出现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谈话诫勉问责。  柳洪,中共党员,通海县委副书记、县长,负责县人民政府全面工作,作为通海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对部署安排、督促检查取缔“地条钢”,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  张发彦,中共党员,通海县副县长,分管县发展改革局、市场监督管理局,作为通海县人民政府分管领导,对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不力,对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大过处分。  普昌文,中共党员,玉溪市发展改革委主任,玉溪市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作为玉溪市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主要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在打击“地条钢”工作中,疏于监管,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  康凌华,中共党员,玉溪市工业和信息化委主任,玉溪市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作为玉溪市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主要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在打击“地条钢”工作中,疏于监管,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  纳鸿翔,中共党员,纳古镇镇长,在开展化解过剩产能,打击“地条钢”工作中,重生产环节拆除,忽视全链条监管,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纳古镇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大过处分。  柏云海,中共党员,纳古镇副镇长,具体负责纳古镇化解过剩产能打击“地条钢”工作,责任落实不到位,重生产环节拆除,忽视全链条监管,落实从原料、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全链条全方位监管不到位,对通海县纳古镇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免职处理,并调整工作岗位。  刘明成,中共党员,通海县发展改革局局长,作为通海县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主要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在打击“地条钢”工作中,疏于监管,督促指导不力,对通海县纳古镇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大过处分。  张颖新,中共党员,通海县工业商贸和科技信息局局长,作为通海县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主要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在打击“地条钢”工作中,疏于监管,督促指导不力,对通海县纳古镇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大过处分。  张兴友,中共党员,通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作为通海县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工作主要职能部门的主要领导,在打击“地条钢”工作中,疏于监管,督促指导不力,对通海县纳古镇部分轧钢企业使用“地条钢”加工生产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给予其行政记大过处分。  上述问责情况,体现了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决策部署的坚定决心。各地各部门要深刻汲取教训,提高政治站位,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上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最坚决的态度、最严厉的措施,把化解过剩产能和打击“地条钢”查处违规建设钢铁项目工作落到实处,坚决杜绝违法违规生产、运输、销售、使用“地条钢”行为,做到全链条全方位监管。  一、要把打击“地条钢”作为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抓紧抓实抓好。打击“地条钢”不是一般的经济工作,而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的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是去产能的重要内容,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战略部署的关键环节。各地各部门要坚定不移做到令行禁止,中央提倡的坚决响应、中央决定的坚决执行、中央禁止的坚决不做,决不能阳奉阴违、选择性执行、消极应付。  二、要严肃认真履行打击“地条钢”责任。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打击“地条钢”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面广,工作量大,政策性强。要严肃认真落实责任,决不允许任何地方、任何部门抓而不严、抓而不细、抓而不实。各州、市人民政府和省直有关责任单位对本地区本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负总责,必须承担起打击和取缔“地条钢”的主体责任,按照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的要求,严格落实属地管理责任。政府主要领导要切实担负起打击和取缔“地条钢”的第一责任,层层传导压力、主动协调部署、亲自督促检查,确保强力推进、落到实处。  三、要保持坚决打击“地条钢”高压态势。各州、市要对本行政区域内钢铁企业、交易市场进行经常性的“拉网式”排查,加强中频炉、工频炉设备流向监管,严查“地条钢”生产、销售、使用等环节,确保对“地条钢”生产企业和具有中频炉、工频炉设备的企业全覆盖、无死角监管,始终保持对“地条钢”违法违规生产、销售、使用行为的高压态势,做到发现一起坚决依法依规从严从重查处一起,决不手软。  四、要强化督查问责。各州、市和省直有关部门要切实加强对取缔“地条钢”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的督促检查,强化多级工作联动和部门协调配合,加强日常监管和执法检查,建立突击检查、随机抽查、暗访暗查、定期约谈、层层通报等常态化督查问责机制。对监管不到位、处置不合理、报告不及时导致发生安全事故、退出产能复产的地区和部门,要依纪依规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各地要建立健全举报机制,设立和公布举报电话,鼓励社会各界监督,对举报的问题及时核查处理。  各州、市对打击“地条钢”工作要进一步自检自查,立查立改,切实抓好问题整改和责任追究,并于2017年12月26日前将自查和整改落实情况报送省监察厅。  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2017年12月7日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和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违法违规行为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

新华社天津8月2日电天津市日前通报了对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问题调查处理情况,因履行环境监管职责不到位、推动环境治理工作不力、发现和查处环境问题不及时,首批10名相关责任人被问责。同时,因取缔“地条钢”工作不力,12名相关责任人被问责。

经过近一年集中整治,我国全面取缔“地条钢”取得明显进展,钢材市场秩序进一步规范。但“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地条钢”生产工艺简单、隐蔽性强、利润空间大,一些地区出现了“地条钢”生产顶风作案新趋势。  有关专家认为,要从根本上取缔“地条钢”,一方面要继续保持高压严管态势,通过有奖举报等方式广泛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另一方面要化解过剩产能,抓住高耗电这一关键点,完善企业用电量监测预警机制,防止“地条钢”生产死灰复燃。  高压禁令挡不住“地条钢”死灰复燃 仍有顶风违法新上的黑加工点  清理整顿“地条钢”是党中央、国务院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国家要求各地要在2017年6月30日之前彻底清除“地条钢”,尤其是严防落后产能死灰复燃。  如今取缔时限已过,“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仍有地区企业违反禁令、顶风新上“地条钢”。  2017年8月初,内蒙古人沈某某开始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茄子河区普能焦化厂闲置厂区建设“地条钢”加工厂房、安装设备,10月7日正式生产,接到群众举报后,10月10日被勒令停产。目前,公安机关已对违法业主沈某某实施立案侦查。  记者来到这一“地条钢”加工点所在地,发现相关设备都已被拆除。但现场还能看到当时供电使用的两根输电线杆、几根钢筋和塑料管,以及一个大型水槽。  经专家组确认,这一加工点共生产“地条钢”钢坯约239吨。根据购进原料量、用电量、设备生产效率等方法测算的产量看,这个加工点的“地条钢”没有外销。  根据七台河市的通报,该黑加工点没有任何手续,是顶风违法新上的黑加工点。此前,国务院督查组在督查中也发现,各地顶风作案现象屡禁不绝:天津有2家企业违规生产“地条钢”;湖南一家已经拆除“地条钢”设备的企业,又将3台生产设备移回原位,试图恢复生产。  一吨“地条钢”纯利超过1500元 有黑加工点一天能赚十万元  尽管国家持续高压打击,但“地条钢”生产仍有死灰复燃态势,这背后,新上“地条钢”的巨大利益诱惑、低门槛的生产工艺、极其隐蔽的生产环境,是一些企业顶风“作案”的主要原因。  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一吨废铁约1100元左右,按照一吨废钢铁原料出0.8吨“地条钢”测算,一吨“地条钢”成本大约1300多元。而一吨“地条钢”的市场价却在3000元左右,每吨“地条钢”的纯利润在1500-1800元左右。按照七台河这个黑加工点每天60吨左右的加工量计算,每天能赚十万元。  “市场有需求,中间有利润,进入门槛还低。”在七台河这个“地条钢”黑加工点,原料废钢铁是沈某某从当地废品收购站购进的,4台3吨中频炉、一台连铸机等“地条钢”生产设备,是从河北省唐山市二手市场买的。“组装的时候也很简单,把炉子一放,地脚螺丝拧拧就完了”。  生产过程中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某地发展改革委工作人员介绍,在有的黑加工点,中频炉通上电以后,把废钢铁往炉子里一扔,化成铁水后灌入容器中,最后再往模具中倾倒,冷却后“地条钢”就制成了。  隐蔽性强、不易发现,也是一些企业和加工点敢于顶风上“地条钢”的原因。如记者调查发现的东北某地“地条钢”黑加工点就位于一家废弃焦化厂院内,远离公路。此前,华北某地新发现的“地条钢”生产地也位于相对偏远的乡镇。  一位钢铁业人士介绍,从过去几年的“地条钢”查处情况看,“地条钢”生产加工已有由南向北蔓延趋势。  杜绝“地条钢”死灰复燃:抓住用电“牛鼻子”,“全民皆兵”堵死角  记者了解到,针对在“地条钢”加工过程中的失职失察问题,各地查处问责不手软:天津市已通报了北辰区取缔“地条钢”工作不力、失职失责行为,并对北辰区12名有关人员进行问责;黑龙江省也将有关案件在全省范围内通报,并约谈有关单位。七台河市对市发展改革委、市工信委、茄子河区政府等单位的12名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处理,一些主要负责人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必须长期保持高压态势。据悉,七台河市已按属地管理原则,实施包保和包片制度,层层签订责任状,将责任逐层落实到具体干部和责任人,坚决排查打击取缔“地条钢”。  一些干部认为,仅靠问责并不能彻底斩断“地条钢”生产链条,要想从根本上杜绝“地条钢”生产,还需抓住防范关键点,广泛调动社会力量。  有专家建议,打击“地条钢”要抓住电力这个关键点,完善企业用电量监测预警机制。据介绍,“地条钢”生产过程需要大量电力,否则就没法生产。可严密防控一些有自备电厂的企业,对为“地条钢”等淘汰落后产能生产者供电企业,要按照上限处罚并顶格处理。  记者调查发现,包括黑龙江、河北、天津等省市在内的全国多地都已建立有奖举报制度。一些群众认为,“全民皆兵”有利于解决一些盲区监管问题,特别是能及时发现隐蔽性强的黑加工点。可继续提高奖励金额,完善举报机制,更好调动社会力量广泛参与。

一周前,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通报了新沂市小钢厂违法生产销售“地条钢”。记者16日获悉,目前涉事企业的生产设备和简易厂房已被拆除,所在地瓦窑镇及新沂市相关部门的多名官员被问责。省有关部门再次明确,“地条钢”属于严厉打击的违规产能,必须强制关停,不属于化解过剩产能的范畴,分解到各地的产能化解任务要不折不扣完成到位。

国办发〔2016〕101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

以钢铁煤炭行业为重点推进去产能,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落实“三去一降一补”任务的重要内容。2016年以来,各有关方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认真履职、密切配合,大力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目前已提前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但是,仍有一些地方政府对去产能工作部署落实不到位,执行政策规定不严格;一些企业对去产能工作的严肃性认识不深,对国家相关法规政策置若罔闻,违法违规生产“地条钢”、建设钢铁冶炼项目,严重干扰行业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影响去产能工作大局。

为严肃党纪国法、确保政令畅通,顺利推进化解过剩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工作,按照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决定要求,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安全监管总局、银监会、钢铁工业协会等10个部门和单位组成国务院调查组,会同监察部在江苏省、河北省的支持配合下,本着依法依规、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违法违规生产销售“地条钢”、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违法违规建设钢铁冶炼项目开展了调查处理工作。经国务院同意,现将调查处理情况通报如下:

一、华达公司违法违规生产销售“地条钢”调查情况和处理决定

调查情况。华达公司是位于江苏省徐州市新沂市的钢铁企业,于2010年8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2680万元。截至2016年7月底,该公司拥有3条轧钢生产线,具备年产钢材30万吨能力,共有职工128人。华达公司用于生产建筑钢材的设备是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装备,2010年以来累计生产“地条钢”17.5万吨,销售收入约6.4亿元。2016年7月底中央电视台曝光后,徐州市、新沂市政府拆除了华达公司全部生产线。

另外,根据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有关部署,江苏省对全省范围生产销售“地条钢”情况作了进一步排查,共发现“地条钢”企业63家,合计产能1233万吨。这些企业主要分布在徐州、连云港、淮安、宿迁、盐城、泰州、镇江、常州、无锡、苏州等10个地市。江苏省对排查出的“地条钢”企业开展了治理整顿,目前已全部整治到位。

主要问题。华达公司使用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装备,生产销售不符合相关质量标准的“地条钢”,属于典型的顶风违法违规行为,且目前江苏省“地条钢”企业数量众多、分布范围广、存在时间长,性质恶劣、影响极坏。这起事件也暴露出有关地方政府在去产能工作中存在以下问题:

1.失职失责。江苏省一些地方对“地条钢”的危害性重视不够、监管不严,有关市、县及职能部门均未及时发现华达公司的违法生产行为,存在失职失责问题。

2.贯彻执行国家政策不力。在去产能工作中,江苏省有关方面缺乏有效监督,导致一些县、乡执行政策大打折扣。2013年徐州市决定取缔华达公司,但新沂市、瓦窑镇政府弄虚作假、逃避取缔;2015年新沂市决定关闭华达公司后,瓦窑镇党委、政府以各种理由说情,拒不关停;瓦窑镇政府甚至将华达公司视为财政支柱企业,多次授予该公司所谓“特别贡献奖”。

3.“地条钢”企业底数不清。江苏省有关方面对“地条钢”企业底数不清,查处不坚决。2016年5月,江苏省在报送的《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实施方案》中未列出“地条钢”企业。华达公司违法违规行为曝光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要求江苏省于8月15日前上报全省“地条钢”企业及查处情况,江苏省有关方面直到调查组进驻前仍未按要求上报。

1.责成江苏省政府向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

2.华达公司等长期违法违规生产销售“地条钢”,江苏省政府及有关市、县政府存在失职失责行为。依据《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条第四项之规定,对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江苏省副省长马秋林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3.由江苏省根据有关规定,对111名责任人进行问责。其中,省管干部6人:给予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李景辉、徐州市市长周铁根行政记过处分;给予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赵芝明、经济和信息化委副主任高清、徐州市副市长冯兴振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新沂市委书记王成长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其余市、县、乡有关责任人由江苏省依法依规给予处理。此外,依法依规追究华达公司等企业有关人员责任。

4.责令江苏省继续加大排查力度,对全省生产销售“地条钢”、违法违规新增钢铁产能等行为进行彻底整治,坚决防止死灰复燃。

二、安丰公司违法违规建设钢铁冶炼项目调查情况和处理决定

调查情况。安丰公司是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的钢铁企业。截至2015年底,公司总资产140亿元,职工10350人。目前,该公司拥有炼铁产能724万吨、炼钢产能816万吨。2016年1—10月,销售收入106亿元。

2015年8月,安丰公司出资2.68亿元购买本县顺先公司产能指标,计划用所购指标和拆除本公司高炉腾出的产能指标,置换建设1座1206立方米高炉和1座100吨转炉。安丰公司在未履行产能置换、项目备案、环境影响评价、土地利用、规划建设、施工评审、安全生产“三同时”等手续的情况下,当月擅自启动了项目建设。截至2016年5月项目被昌黎县政府责令停建时,安丰公司已完成投资6.91亿元,1座1200立方米级高炉主体及部分附属设施已基本建成,1座100吨级转炉炉体已安装,另有1座100吨级转炉基础已完成。

主要问题。安丰公司新建设的钢铁冶炼项目,属于顶风违法违规、未批先建,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干扰了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这起事件也暴露出有关地方政府在去产能工作中存在以下问题:

1.严重失察。河北省及有关市、县对钢铁去产能工作的严肃性认识不到位,对本地钢铁企业监管不力,安丰公司自2015年8月开始违法违规建设钢铁冶炼项目,有关方面直到2016年5月才发现和查处。

2.未按规定上报。2016年4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发文要求各地在6月10日前上报钢铁煤炭行业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清理情况,河北省有关方面虽然发现了安丰公司违法违规行为,但未按规定上报。

3.行政效率低下。河北省、市、县政府有关部门在办理安丰公司产能置换申请时,没有按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及“明确标准、缩短流程、限时办结”的要求履行职责,主动为企业服务。安丰公司从2015年10月开始向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申请的产能置换项目,至今仍没有办理完成相关手续。

1.责成河北省政府向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

2.安丰公司违法违规建设钢铁冶炼项目,相关职能部门严重失察,行政效率低下,河北省政府及有关市、县政府存在失职失责行为。依据《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条第四项、第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对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给予行政警告处分。

3.由河北省根据有关规定,对27名责任人进行问责。其中,省管干部5人:给予省发展改革委副巡视员高俊钊、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周军堂、秦皇岛市市长张瑞书行政记过处分;给予秦皇岛市常务副市长薛永纯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昌黎县委书记刘学彬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其余市、县、乡有关责任人由河北省依法依规给予处理。此外,依法依规追究安丰公司有关人员责任。

4.责令河北省针对安丰事件暴露出的严重失察、行政效率低下等问题,抓紧制定整改落实方案;依法依规稳妥处置安丰公司违法违规项目。

华达公司和安丰公司违法违规行为后果十分严重。对两起事件进行严肃处理和严厉问责,发挥了负面典型的警示教育作用,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化解过剩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的决心。各地区、各部门要认真从中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要深入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切实将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上来,不折不扣抓好落实,坚定不移完成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各项工作任务。

开展专项督查。国务院将对落后产能开展专项督查和清理整顿。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会同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质检总局、安全监管总局等部门负责开展钢铁、煤炭行业专项督查,环境保护部、质检总局会同有关部门负责开展水泥、玻璃行业专项督查。各地要迅速开展梳理排查工作,确保全覆盖、无死角,对落后产能装备和违法违规行为必须发现一起、处理一起,加大公开曝光力度,形成“零容忍”震慑态势。

查找薄弱环节。各有关方面要全面梳理去产能工作中的薄弱环节,依法依规加强整改,确保落后产能淘汰出清、“僵尸企业”应退尽退,决不允许出现弄虚作假行为。坚决禁止违法违规建设,决不允许产能边减边增,确保真去真退。坚定不移推动钢铁等产业转型升级,提升产业发展水平。

落实各方责任。强化责任意识,明晰责任分工,切实把省级人民政府负总责、有关部门各负其责的要求落实到位。针对去产能工作中存在的职工安置难、债务处置难、资金筹措难以及环保、质量、土地、安全、能耗、工商等执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有关部门要切实履职尽责,落实任务、堵塞漏洞,尽快研究提出解决办法和政策措施。

提升行政效能。按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部署和“明确标准、缩短流程、限时办结”要求,进一步规范流程、明确时限、提高效率,切实为企业提供高效服务。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综合运用信息技术、大数据和遥感卫星监测等现代化手段,创新监管方式,提升监管效能和水平,为推进去产能工作提供有力支撑。

国务院办公厅
2016年12月29日

其中,因对生活垃圾处理工作推动不力、监管不到位,给予天津市市容和园林管理委员会副巡视员王春霞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天津市生活垃圾处理中心党支部书记、主任徐立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天津市双口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场长张宁行政记过处分;责成天津市市容和园林管理委员会向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检查。

位于新沂市瓦窑镇的华达小钢厂,未经项目立项、环评,使用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设备私自违规生产“地条钢”。为躲避执法部门监管,该厂多次变更法人代表。2011年以来,当地发改经济委、环保局、市场监管局等部门依据有关规定,对华达小钢厂多次下达停产、断电、关停的处罚通知书,但在落实过程中因监管不力,加之今年3月份以来,粗钢市场价格上涨,华达公司受利益驱动,出现夜间断续违法违规生产现象。

本文由新葡萄京棋牌唯一下载-澳门手机版app下载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华达公司违法违规生产销售,所在地瓦窑镇及新沂市相关部门的多名官员被问责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