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钢铁行业的利润将会下降30%-40%,中国钢铁行业一直是供给侧的问题

  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钢铁行业运行最平稳、效益最好的一年。中钢铁工业协会会长、河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于勇在在2019年1月14日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9年理事(扩大)会议上如是表示。  而这距离钢铁行业最为艰难的“冰冻期”,刚刚过去了三年时间。2015年钢材销售价格跌破了白菜价,钢铁行业陷入全面亏损。  三年过去之后,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日前发布的2018年行业利润数据,钢铁行业去年全年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此外,2018年1-12月,中钢协会员企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46万亿元,同比增长14.67%;实现销售收入4.11万亿元,同比增长13.04%;盈利2862.7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1.12%;资产负债率65.02%,同比下降2.63个百分点。  上市钢企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也堪称“捷报频频”。据澎湃统计,截至目前,33家上市钢企中已有19家公布了2018年的预估“成绩单”,除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青海西宁特钢(600117)由盈转亏预计亏损18亿元-24亿元之外,其余18家均预计盈利,且数家在报告中提到创下“年度历史最优业绩”。  这三年期间,“一方面需求出现恢复性增长,但更重要的是供应端的继续收缩,使钢材价格保持三年连续上涨,是钢铁行业利润增长最大的动力。”提及钢企2018年的最优业绩,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  供给侧改革:扭转产能过剩和“劣币驱逐良币”局面  钢铁巨舰驶入“冰冻期”的同时,中国钢铁产能过剩问题也引发了国际的关注。“内忧外患”之际,中国于2016年开始在钢铁行业进行了力度空前的去产能行动。  2016年2月,国务院发布〔2016〕6号《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目标同时还包括:行业兼并重组取得实质性进展,产业结构得到优化,资源利用效率明显提高,产能利用率趋于合理,产品质量和高端产品供给能力显著提升,企业经济效益好转,市场预期明显向好。  为达到上述目标,自2016年开始,清除地条钢、严抓环保不达标、僵尸企业退出、央企大合并,均称为这场去产能行动中的着力点。  2016年12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就对江苏华达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华达钢铁”)和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安丰钢铁”)违法违规行为(分别代表了“新增产能”和“地条钢”的典型)调查处理情况进行了通报,调查处理发现的严重问题即是“落后产能仍然在扰乱整个市场,影响化解过剩产能的全局工作”。这场调查还重点对江苏省、河北省省政府及相关领导进行处理。  最终,中国用三年时间完成了上述压减产能的上限目标。2016年开始,中国连续三年分别淘汰6500万吨、5000万吨及3000万吨钢铁产能,合计1.45亿吨产能已接近1.5亿吨的五年目标。同时,2017年上半年淘汰了1.4亿吨地条钢。照此计算,实际上产能去产能总量达到了2.85亿吨。  徐向春提到,“2018年是去产能的第三年,连续三年的强力压缩过剩产能和取缔地条钢,使得钢铁产能过剩的局面得到基本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的根源也被铲除。”  原宝钢股份(600019)党委书记、董事长,现鞍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戴志浩在2018年10月接受澎湃等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今天的螺纹钢价格这么高,如果不打掉地条钢企业的话,他们现在盈利是非常好的。”  戴志浩用“杠杆”来直接反映钢铁企业的生存能力。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统计为69.6%,高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13.8个百分点。“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再继续3年,那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近万亿资产会形成不良资产。”戴志浩说,“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进行钢铁供给侧改革,全行业还是按照2015年那个样子,继续劣币驱逐良币,那么到今天是什么场景?”  钢企“翻身”:钢企吨钢利润一度超千元  供给侧改革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最直观的莫过于钢价回升。  2015年年底,钢材指数跌到近1900元/吨,创近年来最低点。1年之后,该指数回升至3500元/吨左右。2017年底,则一度站上5000元/吨高点。2018年10月,钢材指数基本稳定在4800元/吨以上。2018年11月开始,钢价开始急剧回调,截至2018年12月底,钢材指数回调到近4000元/吨。  整体而言,2018年钢材指数全年均价4348元/吨,较2017年均价上涨317元/吨,涨幅7.86%。  对于全年钢价的整体上扬,徐向春表示,除压缩过剩产能和取缔地条钢之外,“助力”还重点包括近两年的环保治理。“主要产钢地区如唐山,邯郸,徐州等地,经常出现环保限产,这又进一步导致产能不能有效释放,市场供应偏紧,库存持续下降。市场价格易涨难跌,钢材利润长期维持数百元元的水平。”  钢市的持续回暖带给钢企的自然是“最优业绩”。截至目前,33家上市钢企中已有19家公布了2018年的预估“成绩单”,西宁特钢由盈转亏预计亏损18亿元-24亿元,其余18家均预计盈利。  两大钢企央企的上市公司宝钢股份、鞍钢股份(000898)分别预计净利润突破200亿元和78亿元。此外,湖南省最大国有钢铁企业华菱钢铁(00093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3亿元-69.3亿元,同比增长61%-68%;江西省国有钢企新钢股份(600782)净利润在55亿元到62.50亿元之间,同比增长76.79%至100.90%。  从已披露2018年业绩预告的19家上市钢企来看,净利润总计已达近800亿元。  19家上市钢企2018年业绩预告。制图:贺梨萍  钢企利润要“回到合理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钢企迎来年度“最优业绩”的同时,市场也在开始出现告别高利润时期的迹象。  网站发布的《2019年钢材价格指数走势预警报告》(下称“《预警报告》”)中将2018年全年走势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3月份,国内钢价呈现弱势震荡下跌态势;第二阶段是4-10月份,国内钢价一路震荡上行,环保高压下供给下降,房地产需求较旺,库存持续处于低位,钢企盈利大幅飙升,螺纹吨钢生产利润超千元,热卷吨钢生产利润达800元上方;第三阶段是11-12月份,国内钢价大跌后开始低位盘整。  针对2018年最后两个月的钢价下跌,《预警报告》认为,主要受采暖季环保限产力度不及预期,国内外宏观经济表现不理想,黑色系商品期货提前加速下行,房地产投资增速连续小幅下滑,市场一度恐慌心理加重所致。  徐向春则表示,“钢铁行业高利润,也侵蚀了下游行业的利润,这一现象不可能长期维持。”他认为2018年11月钢材大跌就是一个转折性信号,“意味着钢铁的高利润将会适度压缩,回到一个合理水平。”  对于2019年的钢市,发布的《预警报告》和徐向春持有类似的观点,即钢材需求量将有所下降、钢材价格将不及2018年之火爆。  徐向春认为,由于压缩过剩产能的任务基本完成,同时环保治理的精细化、科学化,不搞一刀切,限产情况将有一定的改变。因此,2019年钢材产量会有所宽松。同时,房地产降温,经济增速放缓,则都会影响钢材需求有所下降。  “总体判断,2019年的钢材价格将比2018年下降约10%。钢铁行业的利润将会下降30%-40%”。徐向春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钢铁行业再次陷入困境,而是回到一个合理的利润水平,步入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时期。

原料成本下降而钢材售价上涨,同时钢企又在大幅度去杠杆削减成本,利润自然就大幅增加。 【建材网】原料成本下降而钢材售价上涨,同时钢企又在大幅度去杠杆削减成本,利润自然就大幅增加。8月28日,宝钢股份发布了一份靓丽的中报。中报显示,上半年宝钢股份实现营收1485.34亿元,同比增长2.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0.09亿元,同比增长62.23%;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94.44亿元,同比增长52.30%。(图片来源于网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梳理各行业板块的中报发现,除了地产、金融等行业业绩不错外,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板块在今年上半年亦普遍盈利大增,而火电、服装制造等行业的利润增速明显走弱。有业内人士将吨钢利润高达500元-1000元的景气行情,称为钢铁“印钞机”行情。截至29日下午5点,申万钢铁板块32家上市钢企中,共有26家中报发布完毕。其中有25家营收实现增长,同比增长超30%的有7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00%以上的有21家,也就是说,归属净利实现翻番的公司数占比超80%;若看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归属净利,则同比增长超100%的有14家,占比超53%,超200%的有10家,其中安阳钢铁的这项指标高达4704%。大宗商品高景气行情谈及今年上半年钢铁企业的赚钱行情,资深钢铁分析师徐向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钢铁业延续了去年以来的景气行情,上市钢企赚钱早在行业意料之中。徐向春进一步分析称,由于持续两年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去产能,钢铁业的低端落后产能及“地条钢”等“劣币”被出清,行业秩序回归正常;此外,由于环保限产和持续去产能,钢铁供给端的部分产能受到影响,社会库存下降的情况下,供应相对紧张,钢价持续保持高位并在近期有小幅上涨。若从具体的原燃料价格等成本角度来分析,徐向春称,根据MySteel钢材价格指数来看,今年上半年钢价综合指数是150.4,较去年130.2同比上涨了15.51%。以热卷品种为例,上半年热卷一吨均价4166元/吨,去年同期则是3550/吨。而同期,作为主要原料的进口矿石港口现货均价为493元/吨,去年则为576元/吨,同比下跌14.41%。“原料成本下降而钢材售价上涨,同时钢企又在大幅度去杠杆削减成本,利润自然就大幅增加。”徐向春称。根据宝钢股份中报测算,吨钢毛利790元,同比增加了170元/吨。中钢协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整体运行稳中向好,效益持续好转、结构不断优化。纳入钢协统计的全国重点大型钢企实现利润总额1392.73亿元,同比增长151.15%。随着钢铁企业的经济效益好转,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持续下降。钢协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全国重点大型钢企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下降至67.30%,同比下降3.97个百分点。同样由于供给侧改革和去产能,煤炭企业与下游电企等用煤大户签订长协比例大幅提升,煤炭供需上半年基本保持稳定。在煤炭采掘板块,37家煤炭开采和焦炭加工公司中,已经有31家发布上半年“成绩单”,其中营收同比增长的24家;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排行榜中,冀中能源、中国神华、大同煤业、陕西煤业等13家上市煤企实现同比增长100%以上。其中煤炭龙头中煤能源今年的业绩颇值一提。中煤能源在上半年实现营收502.1亿元,同比增长34.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56亿元,同比增长67.5%,超过了去年全年的净利额24.14亿元。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7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总额1807.7亿元,同比增长18.0%。 1/2 记录数:2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末页

原料成本下降而钢材售价上涨,同时钢企又在大幅度去杠杆削减成本,利润自然就大幅增加。

“今天的螺纹钢价格这么高,如果不打掉地条钢企业的话,他们现在盈利是非常好的。”在近日的第四届宝钢汽车板EVI论坛结束后,国内上市钢企龙头宝钢股份(600019)党委书记、董事长戴志浩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等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  戴志浩谈论的是2016年启动的中国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给中国钢铁业带来的影响。经历了2015年的“冰冻期”, “高杠杆”可以从某种角度说明钢铁行业生存的艰难。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统计为69.6%,高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13.8个百分点。在此前的16年时间里,平均资产负债率从48.92%上升到69.60%。  “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再继续3年,那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近万亿资产会形成不良资产。”戴志浩说,“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进行钢铁供给侧改革,全行业还是按照2015年那个样子,继续劣币驱逐良币,那么到今天是什么场景?”  供给侧改革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最直观的莫过于钢价回升。2015年年底,钢材指数跌到近1900元/吨,创近年来最低点。1年之后,该指数回升至3500元/吨左右。2017年底,则一度站上5000元/吨高点。2018年10月,钢材指数基本稳定在4800元/吨以上。  上市钢企的业绩也普遍“由雨转晴”。以全行业亏损的2015年来看,即使龙头宝钢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10.13亿元,同比下降82.51%。而2018年仅上半年,净利润即为100.09亿元。湖南省属国企华菱钢铁(000932)则是扭亏为盈的“典范”,2015年曾亏损近30亿元,一度筹划“钢铁换金融”资产重组,2017年7月则宣布终止回归钢铁主业,当年盈利41.21亿元,2018年上半年获净利润34.39亿元。  经历近3年的行业供给侧改革,再结合当下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和国际贸易环境,戴志浩表示,“供给侧改革实际上为我们争取了3年时间,为接下来的紧日子做了一些准备。”  钢铁供给侧改革核心是三件事  1996年,中国粗钢产量突破1亿吨,跃居世界第一。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半壁江山已持续超过20年。2015年,中国粗钢产量、下降至8.4亿吨,比上年减少1917.98万吨,同比下降2.33%,这是自1981年以来中国粗钢产量首次下降。  但这个25年一遇的下降并没有缓解供大于求的矛盾,粗钢表观消费量全年同比下降5.44%,这一速度让产量的减少望尘莫及。  当年中国钢材出口量也依然飙升19.9%至1.12亿吨,刷新历史最高纪录。这一出口量超过了日本2015年的粗钢产量,是美国的1.4倍,德国的2.6倍。大量涌向国际市场的中国钢材也让中国面临更多的国际贸易摩擦和指责。  戴志浩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供给侧改革核心是三件事,即严控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环保出清。  “在过去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的腾飞下,需求一直不是问题,中国钢铁行业一直是供给侧的问题,供给侧不受控制地野蛮式增长。供给侧改革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雷霆手段控制了新增产能,抓住了这个牛鼻子。”  至于地条钢和环保,“这两个牛鼻子抓住了就基本解决了行业多年来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戴志浩提到,像宝钢股份等企业实际上环保投入很大,但很多小的钢厂环保做得都不太到位,有些大的钢厂环保也做不到位,即使盈利很多仍不投入环保,“这样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仅打击地条钢一项,自2016年从江苏、河北等地率先展开,随后整治行动扩大到全国范围内,截至2017年4月底,全国各省区清理出“地条钢”企业共500多家,涉产能1.19亿吨。  2016年初,高层提出“十三五”期间共计划压减1-1.5亿吨粗钢产能。不包括“地条钢”,2016年实际压减了6500万吨以上粗钢产能,2017年压减了5500万吨以上粗钢产能,两年累计压减1.2亿吨以上,两年完成了上限目标任务的80%以上。2018年计划压减粗钢产能3000万吨。  不过,并不是全行业都在享受供给侧改革红利。“这三年你如果不是供给侧改革的对象,你的盈利情况就会很好。当然也不是只要是钢铁企业都很好,如果你是供给侧改革的对象,受到了这几项规则的约束限制,你可能很短时间之内就面临灭顶之灾。”戴志浩表示。  “我们从幸运转入了正常”  宝钢股份多年来的拳头产品是汽车板。尤其近20年来,伴随着中国汽车行业飞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制造国和第一大消费国,将汽车板选择为战略产品的宝钢股份也享受了高额回报。  1988年至今,宝钢汽车板经历了国产化替代、品质保障、引领汽车用钢三个主要阶段。宝钢股份累计为中国汽车行业提供汽车板8000余万吨,2017年宝钢汽车板销售1225万吨,首次进入世界前三。汽车用钢整体占据50%以上中国市场份额。  纵观目前的中国汽车行业,陷入了“零增长”甚至或出现“负增长”,宝钢股份的汽车板优势是否会消失?  “我们之前汽车板战略布局比较好,我们享受了一段高额的利润阶段,当这幸福来临的时候,我们也没办法拒绝,但是我们一直在利用这个阶段,为我们的第二增长点、第三增长点布局。”戴志浩表示,“我5年前回到宝钢股份的时候,就主动希望汽车板为公司利润贡献比例降下来,这样其实更健康。”2013年7月,戴志浩开始担任宝钢股份总经理。  “作为公司来说,我们永远不敢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戴志浩同时提到,“目前这个状况还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状况,而不是一个最糟的状况。”  戴志浩表示,“在我看来,今天的汽车工业、钢铁工业都是中国制造业改革开放40年来高速发展的受益者、见证者,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在今天这个时间点都进入了几乎零增长这种阶段,也是中国整个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入高质量发展的缩影。”  戴志浩强调,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无论中国汽车业还是中国钢铁行业,是从幸运步入了正常。基于和汽车行业的紧密联系,他对汽车行业也发表了一些见解,“我们也有一些感受,钢铁是工业的‘粮食’,谁家买我们‘粮多’,谁家买我们‘粮少’,以及对价格的敏感性,我们都很清楚。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汽车行业内部 有着一个结构性的分化。”  “之前整个汽车行业是一个幸运儿,就是在中国只要生产汽车,大概率就是赚钱的,在我看来这本身就是一段特殊的历史、特殊的阶段。”戴志浩认为,一个行业如果处于正常合理竞争的情况,“应该是60%-70%的人赚一个不高的、合理的回报,优秀的企业赚一个超额的利润,10%、20%,甚至行业不好的时候有30%的人是亏损的,这样就会有一个市场自动的进出机制。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汽车行业也是从高速增长倒逼进入到了高质量发展的阶段。”  “未来,我们更多地要靠努力和创新。”戴志浩表示。

8月28日,宝钢股份发布了一份靓丽的中报。中报显示,上半年宝钢股份实现营收1485.34亿元,同比增长2.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0.09亿元,同比增长62.23%;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94.44亿元,同比增长52.3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Wind终端梳理各行业板块的中报发现,除了地产、金融等行业业绩不错外,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板块在今年上半年亦普遍盈利大增,而火电、服装制造等行业的利润增速明显走弱。有业内人士将吨钢利润高达500元-1000元的景气行情,称为钢铁“印钞机”行情。

截至29日下午5点,在Wind申万钢铁板块32家上市钢企中,共有26家中报发布完毕。其中有25家营收实现增长,同比增长超30%的有7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00%以上的有21家,也就是说,归属净利实现翻番的公司数占比超80%;若看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归属净利,则同比增长超100%的有14家,占比超53%,超200%的有10家,其中安阳钢铁的这项指标高达4704%。

大宗商品高景气行情

谈及今年上半年钢铁企业的赚钱行情,我的钢铁网资深钢铁分析师徐向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钢铁业延续了去年以来的景气行情,上市钢企赚钱早在行业意料之中。

本文由新葡萄京棋牌唯一下载-澳门手机版app下载发布于新葡萄京,转载请注明出处:钢铁行业的利润将会下降30%-40%,中国钢铁行业一直是供给侧的问题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